凌虚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道台 > 第九十四遗章 往事遗憾

第九十四遗章 往事遗憾

    “快说,那白眉现在在何处?”硕风蛊主突然出现在宋乾明的面前,而后抓起了他的衣领喝道。

    宋乾明从未见过硕风蛊主这般模样,通红的双眼,神色狰狞,就好似会吃人一般。

    “哼!”宋乾明冷哼了一声,双手便用力握住了硕风蛊主的手臂,而后厉声道:“白眉在哪儿,我不会告知你。”

    “这……”硕风蛊主刚刚还在懊恼自己的举动,刚刚自己握住了宋乾明完全是冲昏了头脑,现在被宋乾明放下了双臂,他才感觉到不妥。

    “倒是我失礼了!”硕风蛊主脸色变得异常的平静,而后对着宋乾明拱手道。面容之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那股杀气。

    “白眉的事情,我可以告知你。”宋乾明停顿了半晌,而后轻声的言道:“只不过……”

    硕风蛊主听得宋乾明要将白眉的事情告诉他,早已经是激动万分,当他听到宋乾明的话只说到一半的时候,紧忙的言道:“不过什么?你放心好了,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定会答应与你。”

    “哈哈,硕风蛊主说这话倒是有些严重了。”宋乾明向后退了两步,让自己与硕风蛊主以及左腾之间保持距离,而后言道:“硕风前辈,我的事情很简单,并不会让你去上刀山或者是下火海。”

    “道友请明说,若是力所能及,我定会全力以赴!”硕风蛊主见得宋乾明的模样,而后恭敬道。

    从他的神情上,宋乾明可以看出,这白眉对硕风蛊主异常的重要。这二人之间恐怕有着说不清的联系,只是不知道这二人时敌还是友。

    不过从白眉那处可以得知,这硕风蛊主似乎是他的头号敌人。为了能够寻得师尊的线索,宋乾明不得已才会搬出白眉蛊王。

    “有了硕风蛊主这话,我也是放心了。”宋乾明言道:“只要硕风蛊主告知我一个迷龙蛊的主人,我定会将白眉的下落告诉你!”

    硕风蛊主听得这话,犹豫了片刻,而后言道:“这迷龙蛊的主人倒是很难查询,不过相比较起了白眉蛊王,我宁可花费大量时间去寻找迷龙蛊的主人。”

    “好,只要你告诉我那迷龙蛊的蛊主,我便告知你!”宋乾明点头道,其实在他的心里早已经算好了,若是找到了迷龙蛊的蛊主,自己先去那林中找寻白眉蛊主,劝他早些离开。

    这样既不会得罪了硕风蛊主也不会惹了白眉蛊王,也算得上是一种权益之计。

    宋乾明当然想不到硕风蛊主和白眉蛊王之间有什么,他也不知道这二人的关系,但在宋乾明的心中,想必这二人定是仇家了。

    “不过,若想要知道迷龙蛊首先要知道这片区域有多少人饲养,其次才能推断出他们所饲养的迷龙蛊为何样?”硕风蛊主大喜过望,而后对宋乾明沉吟道。

    “要知道迷龙蛊的模样吗?”宋乾明疑惑道。

    硕风蛊主点了点头,而后言道:“这迷龙蛊的模样不仅仅取决于它饲养的材料,还取决于饲养的时间和地点,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均要沾边。”

    宋乾明闻之豁然开朗,而后对着硕风蛊主言道:“不知硕风蛊主有没有笔墨?”

    硕风蛊主对着身边的左腾说道:“你且去拿些笔墨来。”话音刚结束,左腾的身子便消失不见。

    不过很快,他的身子便再次出现在了宋乾明和硕风蛊主的面前。只见得他手中拿着一些纸张笔墨平摊在了宋乾明的面前。

    宋乾明闭上了眼睛,而后仔细的回忆了起来,当初在白虎峰自己可是亲眼见过迷龙蛊,对其也是念念不忘,这等蛊虫,自己一辈子都记得。

    他提起了笔,便在白纸之上绘了起来,只是片刻,一只像模像样的蛊虫便跃然出现在了白纸之上。

    只见得此蛊虫有着小手臂之长,身躯完全呈现褐色,吐着蛇信,身躯之下是密密麻麻的触角,好似蜈蚣的脚一般。

    “这……”硕风蛊主皱起了眉头,这蛊虫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却没有一点印象,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蛊虫自己确实见过。

    “这一带我所熟知的蛊主没有人饲养的迷龙蛊是这般模样。”硕风蛊主仔细的端详了起来,虽然眼前的图像没有那么千真万确,但硕风蛊主一眼便能识得出。

    “恩?怎么会这样?”宋乾明听得硕风蛊主说出这样的话,顿时有些疑惑和失落,自己难道又是寻错了地方?

    “可能在这片玉龙山脉中还有一些我不为熟知的蛊主,他们恐怕也私下里饲养这等迷龙蛊。”硕风蛊主听得宋乾明这般疑惑,便对其安慰道。

    宋乾明点了点头,只不过,现在的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小友倒不用担心,此处我最为了解,哪些蛊主有什么能耐我也是最清楚部过了。再者说了,这饲养迷龙蛊肯定会有采集七毒之人,我们只要寻得那采集七毒之人,我便会知晓哪些人在饲养迷龙蛊。”

    “这样我也能判断出哪些人在我的眼皮之下偷偷摸摸的饲养迷龙蛊,所以,道友莫要担心。我们明日便去探查一番。”硕风蛊主自信的对宋乾明言道。

    宋乾明点了点头,也对,这玉龙山脉还有谁比硕风蛊主还要通晓此处的情况呢?只要硕风蛊主和自己去探查一番,定能揪出采集七毒之人。

    “在此倒是多谢硕前辈了。”宋乾明拜谢道。

    “何来谢字之说,我们之间也只是一个交易罢了!”硕风蛊主见得宋乾明这般模样,开口言道。

    “小道有一个疑问,不知硕风蛊主可否告知?”宋乾明沉吟了片刻,而后对这硕风蛊主言道。

    “但讲无妨!”

    “硕风前辈,可否告知你与那白眉蛊王之间的渊源?”宋乾明看着硕风蛊主的脸色说道。

    “这……”硕风蛊主听得宋乾明这样说,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一声叹息声从他口中散出,言道:“哎,与你诉说也无妨,此事还要从十五年前说起。”

    ……

    原来十五年前,硕风蛊主与那白眉蛊王同拜一师,拜于林木蛊皇座下。二人在南疆之域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可谓是南疆之域的新星。在饲养蛊虫这方面的造诣甚至是出于蓝而胜于蓝。

    只是有一天,林木蛊皇为了采集一种毒物,便入了玉龙山脉中最为凶险之地,也就是那么一天,他们的师尊便再也没有回来。

    群龙无首,林木蛊皇其下弟子也就变得蠢蠢欲动,他们的师尊不仅仅只有他们这两个弟子,还有一位潜力之深的弟子名唤天通,天通便是这二人的小师弟。

    虽然外界传言白眉蛊王与硕风蛊主乃是下一届的林木蛊皇的继承人,可是他们二人知晓论那蛊术,他们的师弟天通却更甚一筹。

    只是这天通向来古怪,不与世为争,一心只想在这蛊术上行走的更远。

    白眉蛊王和硕风蛊主二人便由是兄弟变为了反目。而天通师弟却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欲要与白眉,硕风争夺这南疆蛊皇之位。

    不过,这天通师弟的势力毕竟没有白眉和硕风二人的大,也只是蹦跶了几天,便没有了声息。

    在硕风蛊主与白眉蛊王争夺的这段时间里,二人彼此勾心斗角了一段时间,暗地之下不知较量了多少次,各有千秋,各有胜负。

    只是突然有一天,硕风蛊主的妻子,也就是硕灵的母亲消失了。硕风蛊主在第一时间便将矛头指向了白眉蛊王。

    通过查找了些许的蛛丝马迹,硕风蛊主才寻到了自己妻子被关押的地方,那是一处山洞,洞中漆黑无光,暗无天日。

    也就在那洞中硕风蛊主找到了自己的妻子,只是可惜的是自己的妻子已经是面目全非,瘫倒在地,驾鹤西去。

    那一日的硕风真的是入了癫狂,恨不得吸食白眉的血肉。

    在自己部下的设计之下,硕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时候的白眉还没有成婚,但也有自己心爱之人,于是硕风蛊主趁着夜色,将白眉的女人给掠走。

    也不知是何原因,白眉竟然发现了硕风的动向,于是便率领部下追来。紧急之下,硕风蛊主便带着白眉心爱的女人来到了自己设置的阵法之处。

    在那时,自己便当着白眉的面将他心爱的女人斩杀在了自己的蛊虫之下,并且自己在阵法之中给白眉施展了自己的蛊毒。

    白眉蛊王应声倒下,眼神之中满是悲切之色。当时自己也并未查看白眉是否身亡,硕风蛊主明白白眉的心境。见得白眉中了自己的蛊毒,便抛之不管。

    事情一晃便过去了五年,可有一天,左腾却告知了硕风蛊主,他的妻子并不是被白眉所害,而是死在了天通的手中。

    那时候的天通早已不知去向,硕风哪里寻得了他?对天通咬牙切齿,可也无可奈何。

    自己是误杀了师弟心爱的女人,这件事便一辈子烙印在了硕风的心间,他从未想过一向沉默寡言的天通师弟竟然是这般的阴险。

    大错已铸成,昔人逝去,心中留下了无限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