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侠月 > 第九章 再见故故人
    果然,景月的眉头微皱,虽说他的脾气不大,但总有个底线。江湖上深知手握八门的威力,上一任八门之主正是昔日为大明立下汗马功劳的江兴郡凌家次子凌居,陪太祖东征西战近十载,八门在手才使他能够呼风唤雨。

    然而,凌家惨遭灭门,八门的传承无奈断掉,八门从此分崩离析,一蹶不振。不知为何,这项传承流落到了古道之主琥珀主的手上,又不知在何等青睐景月的情况下,将之交给了他,现在他最有把握的盗门就这样和他讲“我不愿意”,实在是触了他的底线,可惜古道最是自由,从未有什么规则来束缚古道中人,琥珀主也不会帮他,也许有一天他成为武林公敌,也不会有一个古道之人站出来为他说句话。

    想到这里,他不禁放声大笑。“好呀,想拿回去是吧,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千手看着一向温文尔雅的景月一阵大笑,心里都有些发毛。“凭什么?师傅说能用忘归符换到那件东西,你已经很赚了。”

    “就凭我随时可以摔碎忘归符,让天下人知道你盗门轻诺。”一丝夜风适时吹过,空气似乎冷了些。

    “景月,大家都是古道中人,就算你是七星之一,你也没有比我们的身份高多少,谁知道哪天你就不是了。”千手拍拍沾了灰尘的布幡,继续说道,“如果八门握在琥珀主的手里,我无话可说。但是在你的手里,别说我盗门不服,其余七门也不会给你面子。还有你最好记得,你不过是个玉黄境的小角色,待师傅恢复功力,你便知道自己到底和玄宇境相差多少。”

    景月微笑地看着他,笑容忽然凝滞,冷冷说道:“让他试试。”

    晚风带着暑气席卷着鬼市上的每个人,人们心底的烦躁正在这片叫嚷声中寻找着今晚的钟情之物,不停地交换着彼此的物品,又或是拿出自己兜里的所有银两来交换一件很不起眼的东西。每个人都在这气氛中沉迷,到后来好像已经不在乎买到手的东西是真是假,已经不在乎值不值得,只是为了买而买。除了一类人,他们知道鬼市之上的喧哗只是为了掩盖江湖上的不安波动,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找那波动,而那波动便是出自直刺苍穹的高楼,问仙楼。

    问仙楼在鬼市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管理者,这座小城中的所有生意都会受到庇护,而最大的生意便是问仙楼上的拍卖,不同于集市上的杂乱无章,楼中的拍卖秩序井然,若想进入楼中,首先要支付一笔不菲的入场费,每一次的拍卖物品稀少而精美,价格也是堪称天价,最主要的是问仙楼每次拍卖后都可能会给出一句含义深奥的预言,可能关乎武林秘籍,可能关乎传世宝藏,更可能关乎天下大势,但语句深奥晦涩,却不是每个人都解得开,更不是每个解都是正解。

    黄玉抖了抖身上的大红袍,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问仙楼,虽然在岁月的流逝中平添几分萧瑟,但昔日的繁荣并未减少几分。大门两侧身高两丈的惟妙惟肖的金甲武士雕刻,再加上那两颗高大的柏树,楼中时而传出绝妙的舞曲,让人想象到有几位身姿曼妙的女子正在高台上舞蹈。问仙楼只有三层,高却达七丈有余。

    黄玉自怀中取出银两,交代了看门的小厮,与宋长青大步走进了问仙楼。可怜的景月连身上最值钱的玉箫也弄丢了,此刻只能绕着问仙楼在周围的街市漫步,想着自己在江湖上也算交友广泛,不至于今晚一个熟人也碰不到吧。

    还好,没走几步便发现了一个面黄肌瘦的小乞丐正不时和在他面前经过的乞丐交谈,看样子这小子是个乞丐头头儿。看着他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景月不禁露出微笑,王晓旺这小子原来在丐帮这么嚣张。这么多乞丐也不太可能是花钱渡船过来的,莫非丐帮的分舵已经开到鬼市上来了?

    “喂,小兄弟,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景月故作严肃地粗着声音质问道,王晓旺抬头看看,在鬼市略显阴暗的光线下,一张消瘦削的俊脸仿佛在哪里见过。呃,老子找了半天没找到,你倒是送上门来了。“景月,老子就知道你会在这里出现。”然后故作神秘地低声道,“你是不是也得到消息说今晚会拍卖两件真正的绝世珍宝。”

    “你说什么?”景月这段日子都在养伤,哪里有什么江湖上的小道消息。“嘻嘻,我还真是不知道。”

    “什么?”王晓旺震惊了,以前不都是景月来告诉他江湖上的事吗?怎么今天倒像变成个傻子了。“你这些日子在天星府闹得沸沸扬扬,又不是找个地方藏着睡觉,怎么会不知道,你没发现今天鬼市上的重量级人物变多了吗?”

    “嗯,倒是。”景月想了想,刚刚漫步时倒是看到不少势力的大人物。“苍云派的少掌门柳千和他的姐姐柳烟,西岚军的那个败家少爷莫笑宽也来了,我还看到了启元军的小王爷。”

    “不愧是景月,只是见过这些人的画像,便可以全部认出来。”王晓旺的心里十分羡慕景月的过目不忘,不像他,到现在只记得师傅教的一招半式,而自己的师兄已经尽得真传。

    “还是天机宫二宫主的画像画得好,要不然我也没那么轻易认出来。算了,不提这事了,还是先借我点钱,让我进去这座问仙楼再说。”景月伸出手,两眼放出贪婪的光。

    王晓旺一下蹦了起来,再也不复刚才的懒散。“你怕是疯了呀,你看看我这身打扮,你已经堕落到找一个乞丐借钱了吗?再说我也没钱呀。”说完,他指了指不远处一个正在摆摊的素衣少年。“你去找他借呀,他也找你好久了,刚才发现我在找你,还向我打听来着呢。”

    景月顺着王晓旺的手指看去,一位素衣少年正抱着一把剑等待着什么。景月一眼便认出了他,精致的小胡须,状若仙鹤的三尺长剑,这不正是剑仙周曲的大弟子,皇宫内皇师南宫悟的长子,号称一夜剑心,曾经追着自己要求比试高下的南宫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