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二五二章 财源滚滚
    闻言,齐伯他们几个都不约而同的起身,欲回避。

    丁叔连忙解释:“沈爷没发话,我哪里敢应她们?要等回了她们之后,才知道到底是桩什么秘事呢。”

    沈云笑道:“说了这么多,肚子都饿了。”

    “摆饭,摆饭。”齐伯笑着招呼众人。

    于是,没有再提那劳什子的秘事。

    晚饭后,丁叔独自从角门出去了。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他风风火火的回来了,径直去了东厢房。

    “沈爷,您知道黄三爷为什么会找您麻烦吗?”他一脸气愤的问道。

    沈云不解:“为什么?”

    “是街口陈家的二小子!”丁叔恨声说道,“他在黄三爷跟前煽风点火,编排您如何如何厉害,又如何如何的看黄三爷不顺眼,要取他而代之。”

    沈云愣了一下,很快,明白过来:“她们说的那桩秘事,就是这个?”

    “嗯哪。”丁叔使劲的点头。

    沈云笑了笑:“没事了,早些洗洗睡吧。”

    “啊?”丁叔满脸错锷,“您不去找陈家算账?”

    “有什么好算的?没看到陈老爷都死了吗?”沈云轻轻摇头。估计是知情之后,被活活吓死的。

    其实,就算陈老爷没死,他也不会去找陈二爷的麻烦,更不用说陈家的其他人。

    与什么仁心仁义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纯粹是,他有信心,随手随地能象捏死蚂蚁一样,捏死陈二爷,乃至整个陈家,所以,不怕他们在他的面前兴风作浪。

    一头大象不会去找一只蚂蚁的麻烦,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从前,他不会有这样的信心。

    因为变得强大了,所以,象陈家这样的,只要没有真正惹火他,他会直接无视。

    他的时间很宝贵。有那工夫报复陈二爷之流,还不如抓紧这点滴的时间,练拳、画符、走心法,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哦。”丁叔摸着后脑勺想了想,心道:也对。还报复个什么样?陈老爷都被陈二爷那个不肖子吓死了。陈家因此而赔上了当家老爷子的命,也算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差不多扯平了。

    不过,心里还是气不过。出了东厢房后,他去找了齐伯和老罗发牢骚。

    这回,痛快多了。三人一道拍着桌子,冲街口方向,好一通大骂。

    骂完之后,老罗越想越不心甘:“沈爷仁义,不追究他们。哼,我老罗可没这么大方。明早,我去会会陈家二小子。”

    丁叔第一个响应:“算我一个。”

    齐伯哼道:“一起罢。”

    第二天,吃过早饭,他们三个瞒住沈爷出了门,直奔街口陈家。

    孰料,还是晚来一步。

    陈家门口的白布、白灯笼全撤掉了;写着“陈宅”的横匾也不见了,只留下一个积年的印子;黑油大门紧锁,正中贴着一张巴掌大的红纸。在仙都,这是“吉屋出售”的意思。

    “跑了!”丁叔气得踢了一脚门,“这帮孙子!”

    老罗一把扯掉门上的红纸,撕得粉碎,扔在地上,踩呀踩:“我呸!一屋子倒霉东西,也好意思称吉屋!”

    “算他们跑得快。”齐伯拉着两人往回走。呆会儿,街坊们要来拜访沈爷,他们没闲工夫对着一所空宅子撒气。

    当然,这事,得禀报给沈爷。

    “昨晚,我回来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那院子里还点着好些白灯笼。估计是今天清早跑的。”齐伯禀报完后,丁叔补充了一句,“什么叫做心虚?说的就是他们那一窝。”

    齐伯考虑得要长远一些,眼里泛起一丝愁云:“沈爷,您看,他们分明是早有准备。可,昨天,我和老罗去上祭时,他们一个抱歉的字也没有说,瞒得跟没事人儿一样。这家人的心思太深了。我担心他们会记恨上了,将来是个祸害。要不要去追回来?”

    沈云却不以为然,摆手说道:“无事。任他们去罢。”还是那句话,陈家,掀不起什么风浪。

    见状,齐伯他们也不好再多说。这时,大门那边传来拍门声。

    “估计是街坊上门拜访来了。”齐伯示意丁叔和老罗去门口看看。

    不一会儿,老罗拿着一封大红帖子跑了进来:“沈爷,前街的王坊长求见。”

    齐伯闻言,喜气立马淌了一脸。搁在从前,他们看到坊长,那都得毕恭毕敬的唤一声“坊长大人”。从来不敢想象,有朝一天,坊长会巴巴的递了帖子,上门求见。

    果然,爷没说错。跟着沈爷,不但有肉吃,而且是倍有面儿,前程大好!

    很快,王坊长被引到了正屋的客厅里。

    在客位坐下来后,王坊长开门见山,从怀里取出一个红封皮的小本儿,恭敬的双手奉上:“这是小人的一点心意,请大人笑纳。”

    又送礼?仙都的人们就这么爱送礼?沈云狐疑的扫过小本儿:“不知王坊长这是何意?”没谁会无缘无故的给人送礼。想来王坊长定是有所求。没搞清对方的真实意图前,他还真怕这份厚礼会咬手。

    哪知,王坊长竟然急红了脸,将小本子高举过头:“大人,小的知道,现在小的说什么,大人也不会相信。大人,日久见人心。您以后定会知道,小的是真心依附您,请求您的庇护。小的将所有的家里都登记在此,真心实意的将它们献给大人,请大人笑纳。”

    什么?沈云震惊:“王坊长言过了。在下何德何能……”

    不等他说完,下边,王坊长举着小本子,“叭唧”一声,跪下了:“大人,小的虽然做着坊长,但是,天地良心,小的不曾与姓黄的有半点瓜葛,从未依附过他。大人明鉴啊。”

    这时,齐伯在下首冲沈云使了一个眼色。

    有话要说?沈云心中一动,示意老罗将人扶起来,而他自己则借口更衣,与齐伯一道去了里间。

    所谓更衣,与尿遁是一个意思。这是他到了仙都后,洪天宝告诉他的。

    “他是怎么回事?”到了里间,沈云压低声音冲外面呶了呶嘴。

    齐伯却是满脸堆笑,先是向沈云打拱道了喜,然后才讲出里头的门道。原来,仙都是个属于强者的世界。往往强者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使寻常人家顷刻之间覆灭。没谁会知道,什么时候会大祸临头。所以,为了自保,很多寻常人会把全部的家业奉献给某个强者,主动与之缔定仆从契约,以求得庇护。

    “仆从契约?”沈云觉得不可理解,“王坊长是良民吧?他放着良民不做,要自己把自己降为贱民?”

    齐伯解释道:“这种仆从契约是没有在仙府备份的,所以,明面上,他们还是良民。一般来讲,强者们都嫌麻烦,让他们做个管事,自己去打理献上来的家业。只有要动用银钱时,才去他们的产业里抽水。大伙儿管这叫做‘活水养鱼‘。在仙都,这是强者们的一条大财路。沈爷大显神威,往后慕名来依附的人只会更多。财源滚滚呢。’’

    见沈云没有吭声,他欢喜的搓着双手,又道,“王坊长没有说谎。姓黄的充其量就是个大混混头子,还当不得街坊们的依附。据我所知,大家之前都是交些保护费应付他。姓黄的知道规矩,知道自己护不住人家,也没强求。”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