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凡人穿越生存法则 > 第二百第七十六章 失信

第二百第七十六章 失信

    “妈妈…妈妈…我怕…”一名五六岁的孩童紧紧搂住他的妈妈。

    “孩子,不怕,不怕,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有花有草,还有美丽的蝴蝶在飞呀飞呀。我们呀,将在那里快乐的生活。”母亲紧紧搂着孩子,轻声安慰着,虽然她的目光中也包含着恐惧。

    “这是真的吗?”孩童探出脑袋望了望不远处,凶神恶煞的织田军。

    “是真的,看,接我们的船来了。走,妈妈带你离开这里,去过平静的人生。”看到船只靠近,母亲才长出了一口气。

    今天,是长岛城投降的日子。城内的守军纷纷放下兵器,与手无寸铁的百姓,一起乘船离开这居住已久的故乡。

    这是第一批离去的百姓,屋长岛城和中江城的百姓们则站在城头上,隔江相望,目送伙伴们离去,他们将作为第二批、第三批撤离的人员。

    细川信元站在旗舰上,用单筒望远镜观察着撤离的人群,他在这里已经耗费了近两个月。此役结束,大军将前往近江国,参与最后的收官之战。

    “主公,目前一切良好,城内的百姓依次登船,未发生暴动事件。”本多正信走了过来,低首汇报。

    “嗯,岸边那个指挥的秃驴,是证意吗?”细川信元看到了一群身披袈裟的和尚,为首之人面目慈悲,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

    本多正信顺着主公的视线望去,看到了那群伪善的和尚,再次低首回到:“正是。”

    “哼,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装作一副慈悲高僧的模样,真是难为他了。”细川信元想起当年在愿证寺当人质的时候,证意就是这么一个两面派。

    “他们伪装了一辈子,恐怕自己有时也会觉得自己很高尚吧。”本多正信深入研究过一向宗,越深入越觉得可怕,这群伪善的人能伪善一辈子,也是大师级别了。

    “算了,这次算便宜他了,本来还想叫他过来喝喝茶呢。目前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少生事端吧。”细川信元还想着报当年那一箭之仇呢。

    “主公圣明,现在的确是维稳为上。”

    砰砰砰!砰砰砰!突然枪声大作,紧接着就是一片哀嚎之声。

    “怎么回事!哪里开枪!”细川信元下意识地一矮身,冲瞭望手喊道。

    “回屋形大人!是本家的水军!正在对船上的百姓开枪!”

    “这是怎么回事!谁让元隆这么干得!混蛋!他在哪!让他给我滚过来!”细川信元暴跳如雷,负责水军前卫的是九鬼元隆,竟然没有他的命令擅自开枪。

    砰砰砰!嘣!嘣!

    接连不断的响声再次传来,刚刚原来只是开始而已,紧接着喊声震天,细川水军向着百姓举起了屠刀。

    “啊…呜呜呜…妈妈,妈妈。不是说去美丽的世界吗?呜呜呜…不是说有漂亮的蝴蝶吗?呜呜呜…我怕…我怕…你骗我!你骗我!”船上的那名孩童害怕的放声大哭,拼命摇着他的母亲,“你骗我”三个字重重的敲击母亲的心灵。

    “没有…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孩子…”母亲哽咽着,将孩子搂入怀中,遮挡他的眼睛,泪水混合在嘴里,轻轻说着:“我们要去另一个世界了…那里有一大片美丽妖艳的花朵,还有很多很多的、五彩斑斓的蝴蝶,在翩翩起舞…它们飞啊…飞啊…”

    扑通一声,船上跳上了一群凶神恶煞的细川水军,他们残忍的地举起了手中的打刀,对准了这对母子。

    “它们…它们…”母亲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眼泪如喷泉般涌出:“飞啊…飞啊…飞…”

    “骗子!”一名中年男子哀嚎着从船上跌落水中,身上被铁炮打了十几个窟窿。

    “骗子!”一名老者无力的栽倒在岸边,眼睁睁地看着长枪捅向自己。

    “骗子!”相同的惨剧仍在一幕幕的上演,临死前的悲鸣,不甘的咒骂!

    而还在屋长岛城和中江城内的一向宗百姓,眼见这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恨得是咬牙切齿,双目喷火。

    “混蛋!我要杀了你!”细川信元脸上青筋突起,一把揪起了北田信雄,就是他下达了屠杀令。

    “细川大人息怒!细川大人息怒!”左右赶紧上来劝阻,这要真杀了织田信长的孩子,就等于是反叛织田家了。

    “混蛋!别拦着我!别拦着我!今天我非要把这个小王八蛋给宰了不可!竟敢败坏我的信誉!该死!真是该死!”细川信元一脚踹飞了北田信雄,转身就去找能砍人的东西。

    “拿来!拿来!”细川信元拼命拽着一把太刀,想要将其从岛胜猛的腰间拔出。

    “主公…主公…”岛胜猛拼命握着刀柄,理智告诉他不能让主公砍了织田信长的二公子。

    “滚开!”嘭的一脚,细川信元将岛胜猛踹翻在地。

    “二哥…二哥…”神户信孝将他哥哥扶了起来,又来到细川信元面前,抱住大腿死命劝到:“细川大人息怒啊!姑父啊!二哥他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这都是父亲大人的意思!”

    “什么!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主公他现在人在近江国,而且我也从未收到过任何指示!你不要在这里替他开脱,来诓骗大家!”细川信元根本就不相信,如果有这样的命令,会不直接传令给他这个总大将?织田信长可不是那种明里一套,暗里一套,背地里弄个监军什么的人!

    “是真的!是真的!二哥你快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啊!”神户信孝着急的喊道,那份谕令他也看过,虽然准确地说并不是一道命令,但是为了给他哥哥解局,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哼!给你们!愿意看就看吧!”北田信雄的内心也是火大,虽然细川信元是有着极大的武名和崇高的家格,并且是掌握了家中大权的前辈。但是自己好歹也是织田信长的儿子,这么肆意的殴打自己。真是太不给面子了。

    在场人的还有林秀贞、佐久间信盛、泷川一益等家老,以及水野信元等一干部将。他们一一看过这份书信,表情各异,最终齐齐地看向细川信元。

    细川信元接过书信,从头到尾快速的看了一遍,结果心中那个气啊,差点儿就把书信给当场撕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