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第一白富美 >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不予追究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不予追究

    翌日,苏洪休沐,由三姨娘伺候着起身,他握着她的手道:“我去夫人房里一趟,你自己用膳。”

    “老爷放心,妾身能照顾好自己,您穿上披风,早晨的天最冷了。”三姨娘替他拢了拢衣领子,苏洪冲着她笑笑,随后便大步往外走去,身边的小厮勉力跟上。

    进了姚若水屋里,她正被平嬷嬷伺候着用早膳,看到苏洪风尘仆仆的过来,顿时又惊又喜的说道:“老爷,您怎么来了?用过膳了吗?”

    苏洪面色沉沉的看着她,见她桌上只依稀摆着几盘子小菜,姚若水刚夹起一筷子,连忙放下,站起身来将位置让出来,冲着平嬷嬷吩咐道:“老爷定是还没有用膳,你赶紧去添副碗筷来。”

    “不用了。”苏洪冷声拒绝,自己坐在桌边,手轻轻在桌上敲着,一下一下敲得姚若水心跳加速。

    “来人,赶紧给老爷上杯茶。”姚若水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冲着外面唤道,只想打破屋里的平静。

    苏洪紧紧的盯着她,姚若水尴尬的笑着问道:“老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她慌张的抚抚自己鬓间的发钗,苏洪眼都没眨,看得姚若水心里直打鼓,她给平嬷嬷使个眼色。

    平嬷嬷立马走到姚若水身边问道:“夫人,您等会不是还要去老夫人那请安,不如先和老爷用过早膳,有什么事用膳的时候也能说。”

    姚若水赞同的点点头,苏洪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问道:“姚氏,三姨娘房里的银炭是怎么回事?”

    “银炭?三姨娘房里的银炭怎么了?”姚若水装做一头雾水的看着苏洪,手缩在衣袖里,看不出她已经将手抓得指尖发白。

    苏洪正打算发问,便听外面的丫鬟来报,“老爷,夫人,大小姐过来请安了。”

    “她怎么过来了?让她先回去,我与老爷有些话要说,今日不用过来请安了。”姚若水略带不满的说道,此时被苏洪逼着,她实在没心情。

    “离落给父亲、母亲请安。”姚若水话刚说完,苏离落便自顾自的进了屋,带着笑意的眼看向姚若水,好似对她有些讥讽。

    姚若水立马沉着脸问道:“苏离落,你是怎么回事?我都没有让你进来,你这样可有把我放在眼里?”

    苏洪也不是好脾气的看着苏离落,心里有些不满,却没有说什么,只看着姚若水问道:“她都已经进来了,你先把银炭的事情说清楚,为何用普通的黑炭代替银炭,难道府里的银子不够?那黑炭是下人所用,你莫不是苛待三姨娘母女?”

    姚若水被他声声置问伤了心,含泪道:“老爷,你怎么能这么想妾身?平嬷嬷,将我屋子里的炉子搬出来,让老爷好好看看,我到底是如何的一个人,三姨娘再怎么样,也是老爷的人,我怎么会对她做些什么。”

    姚若水一边说着一边用帕子捂着脸,隐约可见她的眼圈红红,苏离落在一旁撇嘴,对于姚若水卖惨有些不屑。

    平嬷嬷很快带着人将炉子搬出来,打开一看,果然和三姨娘屋子里的炭一样,苏洪顿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沉默了许久才问道:“为何要用这黑炭?”

    姚若水凄惨的哭诉道:“老爷,你不持家不知这府里的每月开销有多大,这正是用炭的时节,外面的炭已经涨了几番,妾身看着这黑炭也能用,虽然有些烟味,比不上银炭,却好歹能取暖,况且母亲那的炭妾身命人买的最好的银炭,咱们做小辈的还是能省则省。”

    苏洪眼里的冰冷渐渐消散,姚若水用心的替苏洪解释道:“老爷,真不是妾身故意争对三姨娘,除开母亲那,其余的地方都一样,连妾身自己都不例外,若真是苛待三姨娘,我怎么会也用这种炭,老爷您想呢?”

    姚若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在苏洪眼里迟疑不定,苏离落在一旁惊讶的问道:“外面的炭涨价了吗?明明昨日雪秀里进了炭,还是与从前一般,莫不是母亲被人骗了?这也应该不可能呀,明明母亲年年都要采购炭,怎么会今年格外不同?”

    姚若水暗自恼怒,苏离落言笑晏晏,一副不把她看在眼里的模样,姚若水只得哑着声解释道:“怎么会,明明我买的银炭便是比平日里多出几倍的价钱,该不会离落你那铺子买的假的吧?毕竟是刚开始,许多事情理不清头绪……”

    “母亲可不要故意转移话题,雪秀里用的炭可是京城里的小姐人人称赞,若真是假的,那我可得被人骂死,反倒是母亲,不会是不愿花钱买炭过冬?故意说炭涨价了,若真是这样,直接与我说一声便是,别的不敢说,一些银炭的钱我还是出得了,总不至于让祖母、姨娘、妹妹大冷天受冻,有我的一份自然也会有他们的一份。”

    苏洪点点头,赞赏的看向苏离落,姚若水脸色难看的瞪着她,偏偏苏离落故意不解的问道:“母亲怎么了?可是我说错什么了?”

    “没,没有。”姚若水尴尬的笑笑,苏洪看着她不自然的表情,顿时起了疑心,只是没有说破,冲着姚若水问道:“夫人,可是她说得这样?如今三姨娘也是府里的主子,一些银炭罢了,丞相府还没有到用不起的地步。”

    “可是老爷……”姚若水急急的想解释,苏离落从中作梗,插嘴道:“母亲别急,有什么话咱们慢慢说,您不会因为姨娘比您得父亲的宠爱,便故意这么做,若真是这样,那我可就看不过眼了。”

    姚若水暗恨她火上浇油,苏洪看着苏离落卖力表演,不是不明白她心中所想,只是想到她的身世,顿时改了主意,咳了咳冷声道:“这事到这便算了,离落,这炭的事你不用管,夫人,黑炭怎能用得,另外买些银炭,省银子也不必在这上头,直接从我那拿些银子过来便是。”

    苏洪敲定后,姚若水笑着应道:“老爷说得是,是妾身想岔了,您放心,我下次定不会再这样了。”

    她悄悄的吐了一口气,先前的紧张不复存在,见苏离落不满的看向苏洪,立马装做不解的问道:“离落可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若是有,不如让老爷再替你解答解答。”

    “不过一些小事,如今朝堂上的事已经够我烦的,这些小事以后不用再来烦我,离落,你如今虽还未嫁人,也不用整日与你母亲争风相对,还是多看看女诫女则,等过了先皇的孝期,再另外为你定一门亲事。”

    苏洪冷清的话让苏离落心中一寒,冷着眼道:“女儿的婚事便不用您操心,父亲,母亲,女儿先行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