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仙剑村 > 第313章 掘1地三尺
    伍斌其实也知道灵泉水的价值,只是没想到在这个大陆如此珍贵罢了。

    圣地那么牛逼的门派,可以说是他知道的目前最牛的存在了,守着一口灵泉作为立派之本,每月量产不过一石?

    而他的4级灵泉水,效力比圣地的灵泉水更强,却是日产两石的,也就是月产六十石!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啊。看来仙剑之主这个棋子,福利还是挺高的。

    伍斌不无自嘲地想,对于白石的话,他也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伍老板,其实你想过没有,你如果是为了赚钱,根本就不需要开这个茶庄,这些灵泉水,你卖给那些大的门派,比你开这个仙剑山庄赚的就多许多了。”

    伍斌更加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是吗?嗯,也许,但是我习惯这样子了。”

    白石越跟他聊越觉得他高深莫测,想了半天,又说:“其实,以你现在的修为,追求这些俗世的金钱,实在是有点毫无意义的……”

    “那也有意义的,我要活着,要吃喝,还有我身边的人,他们也要活着,要吃喝。”伍斌说。

    这话虽然听起来简单,但是白石听出点不简单的意思了:“是啊,活着,活着的感觉也是很重要的。这些年,如果不是荔枝陪着我,我真找不到活着的感觉了。”

    伍斌听他如此说,他也觉得,还是修士在一起,彼此感受一致啊。

    就说这修仙者,目标远大,可能需要人家几辈子的时间,可是如果一点都没有烟火气,那日子过得也忒没劲了。

    伍斌说活着,其实就是一种生活的意义啊,虽然他已经不是普通人,但是身边有一群亲朋好友,围绕着一件共同的事业努力着,那种感觉,就是活着的意义,就是活着的滋润。

    而这些,不是钱可以形容的,所以,仙剑山庄,那不仅仅是一门生意,那是家,那是人生的意义,在伍斌的心里,那是无法替代的,虽然这些话,他没有说出来,但是显然,白石是懂他的。

    因此两人此时倒是有点惺惺惜惺惺的感觉了,如果要说到寂寞孤独,估计白石比伍斌更有发言权的。

    看着两人说着说着,好像要进入哲学范畴了,荔枝赶紧来打岔:“你们两个,别玩深沉的吧。那个,师兄啊,你要没别的事,就留下来吧,我打工养你。反正你每天也不怎么吃饭,好养得很。”

    白石:“……”

    伍斌说:“白先生,你如果你留下来,我可以给你一个vip,享受员工待遇。”

    他这么说,不为别的,只为刚刚的百年孤独同感啊,这种共鸣,可不是什么人都给你的。而且有一些志同道合的人,而且彼此还能意趣相投,那也是很滋润的。

    殊不知如此一来,他几乎就将圣地的高手都挖了过来了。当然,以他目前的战斗力,挖或者不挖的,也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有些人很在意的东西,可能在别人的心里,根本就没当一回事呢。

    白石还没说什么,可是荔枝突然不干了,嚷嚷道:“凭什么?凭什么我要做保安才能有员工福利,可是他不用做事,都能享有员工的待遇呢?你这是性别歧视还是看不惯我?”

    这师妹,数十年坑师兄不止啊。

    伍斌笑:“不为什么,我就是心血来潮,这个理由充分么?”

    “不充分!”

    “那我没别的理由了,也不负责解释。”伍斌可比她跩多了。

    白石自然知道这个所谓vip的份量,他笑着说:“那以后,我就也做一份工作吧,这个保安什么的,我也能做得来的。”

    伍斌苦笑:“得了吧,白先生,保安部人也齐活了呢,你要进去,那我还得多发一份工资,麻烦你老人家给别人一个工作的机会好不好?”

    白石汗颜,他当然知道这是托辞:“好吧,老板,以后你也不用叫我白先生,你叫我老白就好了。”

    “这样好吗?”伍斌看着这个年纪大到逆天男人,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这样很好的。”白石说,“听起来顺耳多了。”

    “那好吧,至于住的地方,让小熙给你安排一个地方吧。毕竟这些事,我也不常插手的。”伍斌对白石还是挺照顾的,毕竟是老前辈了,而且长得也儒雅,不像荔枝那样太傻甜,让人看了就想逗逗。可见这个人啊,长相也是很重要的,长得太随意,那就会被人随意的对待的。

    白石师兄妹两人就告辞了出去,在门口,白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荔枝有点意外:“师兄,你叹什么气呢?是不是被打败了觉得很颓废啊?”

    “没有,我叹气不颓废,我叹气是欣慰。”白石若有所思地说。

    “还有叹气表示欣慰的?”

    白石戳了戳她的脑袋:“那是因为你年龄太小,等你经历多了,到师兄这样的年纪,就知道叹气也能过表达欣慰了。”

    “是吗?那你欣慰什么?”

    “因为看到天才横空出世啊,这样,我们路上就不会那么寂寞了。其实炼神期是一个大坎哦,能到这个境界的人那是凤毛麟角的,再过百年,还能活下来的会有几人啊?到时候,你就不仅不觉得嫉妒,反而十分珍惜这些老友了。”

    “哦……可是我还小,可以不思考这些问题么?”荔枝的卖萌功夫,都是在师兄这练出来的。

    “嗯……活着就是成功了,我们修士,不用比赛什么武功,到最后,就看谁能战胜岁月吧。当然,事实上,我也不觉得修仙可以成功的,于是十有八九,我们都会被岁月打败的。”

    荔枝点头,她虽然思想单纯,而且因为被反复催眠,迷信自己真的很小,但悟性还是很高的,她说出了一个自己的疑惑:“师兄,说实话,我们追求长生,这个真的好吗?我们的境界越高,需求就越高,这个地球到最后能够承载我们的需求吗?如果地球的承载是有限的,那么我们身边这些老友是不是越少越好呢?”

    白石吃了一惊,这么多年来,他可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呢,不由拍掌叫好:“荔枝,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等认识的高度啊。医生将人体内那些不死的病毒称为癌细胞,也许,我们也是地球身上的癌细胞吧。”

    荔枝深以为然,觉得白石这个比喻真是妙极了:“师兄,不枉我崇拜了你这么多年呢,你这个比喻真是太恰当了,那么医生会用化疗对抗这些癌细胞,那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那么地球有会有什么方法来对付我们这样的呢?”

    白石又是一声叹息:“其实还是有很多的吧,这修炼到门槛如此之高,难道不是一种它的一种自我医疗手段,再比如这魔物,自古说,仙魔势不两立,那估计也算是一种清除手段吧。这次,魔物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说明,我们这片大陆,仙又慢慢多了起来了呢。”

    “仙吗?谁呢?我们吗?我们这样子的也算得上是仙么?”

    “寿命超过天年,自然算是的。正常的人,人类的寿命能到150岁,金丹期的,可以超过两百岁,我们炼神期的,可以超过四百岁,这虽然还不是与天地同寿那么牛叉的,但是依然是超然的存在了,如果不预先清理一下,一旦真的成了仙,那就不好清理了哦。”

    白石说到这,还一副笑眯眯的姿态,那样子,还真是很想得开的。

    荔枝听到这里,人却很不好了,她想了半天,也叹了一口气,竟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这边伍斌却接到了赵子明的一个电话。

    “伍老弟,告诉你一个新的情况,上次用了焦土行动计划之后,那些怪物不是没有出现了吗?因为你说怪物是在地下的,现在孙指挥做了一个新的决定,安排了一溜儿的挖土机,准备要挖地三尺,找到怪物的巢穴,做彻底的清理!”

    “那你赶紧阻止他们去呀,还愣着干嘛?跟我说又能管什么事?这个行动绝对不可取!弄不好还会出大事的。”伍斌说。

    “老弟啊,我没法阻止他们呀。你知道的,我这个副总指挥只是个名义上的虚衔,没有一点权力的,我怎么去阻止他们?”

    “那个王平,他也没有阻止么?”

    “快别说那厮了,就是他提议的,说要挖地三尺,找到怪物的巢穴,再用浇上汽油烧死,以绝后患!”

    伍斌沉默了,因为那里的魔气实际上是增加了,那王平靠着罗盘应该是可以轻松地探测出来的,但他还敢这么做,真是发疯了么?

    “他们决定什么时候开始行动?”伍斌问。

    “已经开始行动了,今天挖土机就已经挖了三四个小时了。”

    伍斌无语了:“那你现在才告诉我?”

    “我不是说了,我这个副总指挥就是个摆设,他们开会都不通知我了,明明你们上次合作得很愉快的,不知道怎么的,后面反而翻脸不认人了,对我的态度比以前都要恶劣了。”

    伍斌明白了,上次那王平在这里吃瘪之后,还是耿耿于怀的,既然恨他,自然会恨屋及乌,把赵子明也算在里面了。

    “那我知道了,我会过去瞧一瞧。”

    因为伍斌让他阻止,所以赵子明忍不住问了一句:“伍老弟,那不会有什么事吧?”

    “肯定会有事,这事必须阻止!但是你不是阻止不了么?那就让我来吧。”伍斌说话一向是不绕弯的,特别的他的实力能够支撑的时候,他更没有必要绕着弯浪费时间。

    “那个,你准备怎么阻止?来硬的吗?这个你还是要三思后行啊,如果得罪了这些人,那后果还是很严重的,最好是不要有冲突的好。”赵子明想提醒伍斌这些人的来头,但是又不能说得太直白了,于是就绕着弯说话。

    “我明白,这些人不就是依仗权势和话语权么?我找个比他们更有话语权的人来吧。那个王平现在还能主事么?”伍斌问。

    “主事啊,也不知道怎么的,那孙指挥对他言听计从的,卑服得就跟服侍爷爷似的,真不知道这个王平究竟是什么来头,如果仅仅是武林人士,那也不能地位超然到这个样子啊。”赵子明说。

    “主事就好,你等我电话,到时候我让你把电话给他好了。”伍斌说。

    “哦……”赵子明不知道伍斌要干嘛,正想问,伍斌却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伍斌去找白石,既然那王平是圣地的人,想必白石出面完全可以压死他的。

    找到白石的时候,这师兄妹正在聊刚才那个话题呢,一个个脸上挂着生无可恋的表情,见到伍斌来,荔枝正想跟他一起讨论这个问题,却被伍斌打断了:“老白,那个圣地的王平,你跟他熟吗?”

    “王平?”白石摇头,问荔枝,“有这么一号人吗?”

    “有的啊。我有影响,在圣地地位还可以,就是林峰的弟子啊,据说也很有天赋,现在都是金丹巅峰期了。”荔枝因为偶尔还会帮圣地做点事,所以还是知道的。

    伍斌有点无言了,这白石虽然修为高,地位也超然,但是对圣地的内务事,好像完全是不闻不问的。

    于是伍斌转而问荔枝:“那如果让你出面阻止王平做一件傻事,他会不会听你的呢?”

    荔枝不解:“他做傻事,做就是了,我为什么要去阻止他呢?管我屁事啊。”

    伍斌汗:“他做的这件傻事,如果他自己能够负责也就罢了,可是他这祸一旦捅开了,倒霉的是我们大家呢。”

    说到这里,他就大致将田心村那边的事情跟两人说了一番。

    白石听了之后,有点悚然:“那绝对不能允许他们如此乱来,我们过去阻止他们!”

    伍斌摇手:“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打电话先让他们把工程停下来再说,电话还是更快一些。”

    荔枝说:“那好,你拔打他的电话,我来跟他说,这小子敢不听话,我把他的脑袋拧下来!”

    伍斌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于是就拨打了赵子明的电话,然后让赵子明把电话交给王平,而他则把电话交给了荔枝。

    荔枝在电话里,一统大骂,让王平那小子赶紧停下来,不许胡来,她自己会马上赶到!

    骂完之后,她把电话还给了伍斌,还气咻咻地说:“这小子,反了他了,竟然还不服气呢,还抬出他师父来说事,说这件事情,他做之前跟师父请示了的。”

    伍斌无语,他没想到这个王平还够顽强的,搬出了荔枝竟然还不能镇压住他,无奈之下,他只能说:“那我只能亲自走一趟了,这件事可容不得他们胡来。”

    白石和荔枝同时起身:“我们也去吧,这件事,只要是修仙之人,都不能坐视不理的。”

    三人虽然速度快,但是一百多里,没必要那么消耗体力,于是就叫上了郎燕梦当车夫,一骑绝尘,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不到二十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

    到了田心村之后,他们就被拦了下来,幸好赵子明知道他们要来,早就守在岗哨附近,于是就引着他们进了田心村。

    但是车就没开进去了,郎燕梦就在车里等他们,等于郎燕梦来说,今天这趟他做车夫,不仅不觉得憋屈,反而是荣耀无比,一位这三位,那可都是炼神期的超级高手,能给三位大佬当车夫,他自己觉得自豪半个世纪是没什么问题的。

    到了现场看到一派热火朝天的场面,十几台挖掘机铲土车在忙碌着,看那样子,已经挖掘了五十多米深了,而伍斌上一次探测到金属板的位置,也不过是百米左右,也就是说,照这个速度,要不了几个小时,就能挖到那金属板上了。

    看到这情景,荔枝勃然大怒:“这个王平,真是反了他了,根本就没将我的话当回事啊,我原本以为他还会象征性的停工呢,真是岂有此理,我今天非一掌拍死他不可!”

    白石没吱声,不过那脸色也是相当的不好看,显然是不温不火的表情下,隐藏着即将爆发的火山。

    倒是伍斌,反而刻意刺激荔枝:“荔枝姑娘,我同意你的立刻一掌拍死他!要不要我帮你抓过来?”

    荔枝白了他一眼,然后三人走了过去,那孙指挥见到伍斌在赵子明的陪同下走了过来,顿时大怒,冲着赵子明就开火:“赵子明,你干什么?你就是这么当副指挥的?不是跟你说了,让你负责清场,不要让这些闲杂人等在工地上出现,怎么的,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

    赵子明脸红了,他知道不能顶这个“红顶”官员啊,但是他也不是那种任人训斥的性格,看到孙指挥那样子太难看,忍不住就顶嘴道:“孙总指挥,你这也太健忘了吧,这哪是闲杂人等呢,这个是我的助手。”

    他说的是伍斌,孙总指挥却盯着荔枝和白石嚷嚷:“那这两位呢?也是你助手?你一个副指挥,需要这么多助手么?”

    荔枝一时气歪了,一眼瞪去,那直指人心的目光比箭还要锐利,孙总指挥被她这一瞪,虽然没有实质的伤害,却感觉像是被这一眼就瞪去了三魂六魄,他往后噔噔噔退了三步,惊魂未定地喊道:“你们是什么人?难道还想动手?来人——”

    恰在此时,王平过来了,见到这一幕苦笑不止,一把拉住孙总指挥,在他耳边说:“这人你绝对得罪不起,她是我们圣地杀手!”

    孙总指挥听到“圣地杀手”这四个字,那脸上的表情就复杂了,就像一个刚刚准备吆五喝六的家伙,脸上被人狠狠地“铛”了一拳,他是好半天才堆起笑脸来,阿谀地对荔枝说:“原来是圣地来的特使,请恕我有眼无珠,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待会吃饭我自罚三杯,不知者不为过,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按理说,这孙总指挥也是京官,可为什么会如此害怕荔枝呢,只因为他这个京官啊,本来就是出生于圣地的,也就是说,他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圣地所赐,所以见到荔枝,那自然跟见到祖宗一样。

    对于这个前倨后恭的家伙,荔枝自然没什么好感,但也懒得理会他,直接呵斥道:“你现在给我滚一边去!王平,你给我过来!”

    王平脸有点的发烧,走到荔枝面前,因为荔枝跟他的师父是同一辈的,所以他躬身行礼:“给两位师叔请安了。”说起来,白石在他心中是神一样的存在,但是因为神太飘渺,他反而没那么怕,倒是荔枝,因为是圣地久负盛名的杀手,那泼辣行事他早有耳闻,因此心里更为害怕。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请什么安?就你现在的所做所为,我们能安宁么?我问你,我让你停下来,为什么不停?”

    “师叔,这事您老人家有所不知,这件事,我已经跟我师父通报过了,他老人家亲自拍板,让我们继续挖。”

    “什么?林峰那老不死的,是不是猪油蒙了心?王平,是不是你说了什么花言巧语糊弄他?”

    王平尴尬至极啊,这整个圣地,也就是荔枝敢直接骂他的师父林峰了,那孙总指挥知道这个等级的会谈,根本就轮不到他插言,于是赶紧就溜边上去了。

    “师叔,你稍安勿躁,我绝对没有忽悠我师父,也没有忽悠你,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我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已经动身了,今天下午,他应该就能到了。”

    听王平这么说,荔枝倒是有点迟疑了:“你说的是真的?林峰那老狐狸也过来了?”

    “这还能有假。所以呢,这个事情是我师父亲自拍板的,我只负责督工,你让我停,那我可不敢停,否则师父怪罪起来,我吃不消啊,望师叔你原谅则个。”

    “但你至少可以先暂停下来,等你师父来了,我们讨论出结果,才开工吧。”伍斌插嘴说,他现在真的很担心,再晚一阵子,他就担心事情无法挽回了。

    “伍老弟,这事恐怕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的吧?”王平很不开心地说,表情显得异常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