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绝世青帝 > 029剑7 剑甲十强
    剑甲大比死的第一人,是燕国十八太保之一的文弓长,杀他的是张青峰,到此为止,九甲大比已经有三人在决斗台上被杀,而杀人者竟都来自大周武安侯府!

    文弓长毕竟是身份地位堪比皇子皇孙的燕国太保,他的死随着他的身份的传开,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可十多万观众都看到了决斗台上的一幕,张青峰点到为止在先,文弓长不仅不知难而退反倒背后偷袭,在所有人看来,他死有余辜!

    至于张青峰最后说的那番话,除了文弓长外没有第二个人听到,所以这位燕国的剑术高手死的异常憋屈,所谓的死不瞑目,也不过如此了。

    可修炼界就是如此,成王败寇,谁也不会在意一个死人心里是怎么想到,他们只看到了张青峰的强大和可怕,一时间,欢呼如潮,惊叫如浪,不知有多少男男女女把这位大周国的年轻天骄当成了崇拜偶像。

    比斗继续,随着张青峰的胜利,熊烈也轻松战胜对手,顺利进入下一轮。

    周凤鸣紧随其后,只用了不到三十招就把对手逼下决斗台,大周双子星的名声也渐渐传了开来。

    春秋五绝中的剑绝朱小虫凭借诡异的剑法在对手身上割了二十多处伤口后对手主动认输。

    除了这些顶级强者外,最引人关注的还是来自乐府剑阁的望江南。

    望江南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唇红齿白,肤嫩如玉,长着一张让世间绝大多数女子都自惭形秽的俊美面孔,如果不是他登台后调侃的说了一句‘我是男人’,不知有多少人会把他当做女子来看待。

    比女人还好看的望江南使用的剑法和他的人一样,充满了美感,他彬彬有礼,尽显君子风范,可却没有一个人敢小看他,只因他来自中原第一宗——乐府剑阁。

    望江南的对手是位化气境一重天高手,两人打了五十招后,望江南的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莫非就是乐府剑阁的《水月剑经》?”

    所谓不打不相识,剑甲大比虽是你死我活的武技大比拼,可也是结交同道高手的大盛会,那些和张青峰一样战胜对手等着进入下一轮的高手全都凑在一起,彼此打着招呼,说着恭维敬仰的客套话,熊烈来到张青峰身旁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周凤鸣看了一眼这位大唐王朝的新晋神将,笑道:“熊将军好眼力,这的确是乐府剑阁的《水月剑经》,望江南有意让着对手,否则,最多十招,就能结束这场比斗了。”

    已经知晓周凤鸣身份的熊烈道:“大皇子的《晨曦剑诀》比起《水月剑经》丝毫不差,如果不是有意向让,不久前的那一战要想打败对手,最多也不过十招吧?”

    周凤鸣道:“熊将军不也一样?如果不是手下留情,对手怕早在第七剑的时候就被刺穿心脏了。”

    熊烈笑道:“要说手下留情,最让人敬佩的还是朱兄,《焚天剑法》都是一剑杀敌的绝杀招式,朱兄却硬生生控制住剑势,逼得对方知难而退,实在让人佩服。”

    一旁的朱小虫显然没想到熊烈居然会忽然提到自己,微微愣神后也笑了,“九甲大比只是为了切磋武技,彼此间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伤人性命妄结仇怨呢?”说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朱小虫看了张青峰一眼。

    几人都是化气境强者,不是出身名门望族,就是背景身世惊人,对彼此擅长的剑术功法都有所了解,能被从剑招看出来历,也不足为奇。

    “青峰老弟,怎么不说话呢?”

    周凤鸣自来熟的拍拍张青峰的肩膀,半开玩笑半挑拨道:“刚才朱兄怪你杀人结怨,你难道没听到?”

    张青峰头也不回的说道:“最好别让我碰上你,否则,朱兄还得埋怨一次!”

    “你……”

    周凤鸣瞬间脸色铁寒,这家伙,口舌还真是毒辣啊。

    随着望江南的胜利,接下来的几场比斗虽然激烈,可有张青峰等人的获胜在先,相比之下就没什么可圈可点之处了。

    新一轮抽签开始了,待战区还剩下九十多人。

    这不到一百人个个都是高手,修为最低的也有炼气八重天,而化气境高手就有二十九人,这还不算之前运气不好被淘汰的十多名化气境强者,至于隐藏身份出场的十几名七杀黑龙卫,包括兔子在内已全被淘汰出局。

    照这种局面看来,如果不出意外,最终的前十应该都是化气境高手的对决,而头名的人选观众心中也大概有了定论,不外乎张青峰,熊烈,周凤鸣,朱小虫,望江南,石心佩六人,而他们唯一需要祈祷的就是不要在决战前相遇。

    决斗继续,徐公公带着那名小太监抱着抽签用的箱子在待战区负责抽签事宜,当走到张青峰面前时,他忽然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什么?”

    张青峰楞了一下,“退出?”

    “是的,就在刚才,平原侯府的管家亲自找到仲裁会提交了退出声明书。”说完这句,徐公公宣读完张青峰对战的对手后走开了。

    “怎么了,张公子?”

    熊烈察觉到张青峰的异样,靠近几步问道。

    张青峰皱眉道:“石心佩退出剑甲大比了。”

    “啊?”

    熊烈显然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两人十万大山一战,结下了非常深厚的情意,虽然熊烈被坑的很惨,可事后想来却是发自内心的钦佩张青峰的智谋。

    后来,通过一些秘密渠道,熊烈也得知了张青峰和秦韵儿关系匪浅,昨天张青峰不惜冒着被取消资格的危险救下秦韵儿,更是证明了这一点,冲着两人的关系,张青峰十之八-九是要给秦韵儿报仇的,想不到石心佩居然退出大比了。

    历年的九甲大比,都会有人中途退出的,可大都是因为伤势严重,无法继续参加比斗才不得不离开决斗台,像石心佩这样毫发无损的获胜者退出决斗倒还是第一次。

    “为什么会退出?难道是怕报复?”

    张青峰思绪电闪,一个又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思来想去,最可能的原因只有这一个了。

    “如果怕报复,那就说明她已经知道了我和韵儿的关系,对,一定是这样,爷爷曾向石天愁吐露过我和韵儿的婚约,难保平原侯不会告诉她,这也刚好解释了她为什么要杀韵儿,显然是为了泄愤。”

    不是张青峰自作多情,以石心佩的傲娇当日被自己拒绝后心怀恨意并非没有可能,否则实在无法解释她为什么要冒着得罪秦族的风险杀和她从没有过交际的秦韵儿。

    “能屈能伸,有进有退,一击不成,立刻抽身,以石心佩的脾气秉性,绝对做不到这一点,还有她修炼的那套脱胎于《冥王九剑》的《幻魂剑法》,如果没有高人指点,是不可能以领悟这套剑法的精髓的,对,一定是这样!”

    张青峰根据石心佩的表现反复推演,最终确定这位修为提升速度当的起惊世骇俗的平原侯孙女背后一定有高人相助,否则不可能做到急流勇退,在这个时候放弃大比。

    “那个人到底是谁?”

    张青峰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从心里说,重生后的张青峰从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不是骄傲狂妄,而是他的确有着睥睨一切的资本,如果不是修为太低,他何必如此隐忍?早就大杀四方,快意恩仇了。

    直到乐府剑阁的出现,才引起了张青峰的警惕,后来听张朝阳说出魔师修炼的功法后,他才意识到这个小小的弹丸之地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如今,又多了一个隐藏在平原侯府背后的神秘高手,这让张青峰越来越觉得有意思了。

    石心佩的退出对许多人来说都是值得高兴的喜事儿。

    因为她杀秦韵儿的那三剑不止是秦韵儿,待战区的一多半人就算早有准备也躲不开的,她一走,无疑少了个劲敌,不高兴反倒不正常了。

    接下来的决斗异常激烈,不知道是张青峰几人运气太好,还是别人运气太差,他们五个最强者居然都没有抽到对手,就这样顺利进入了前十。

    前十排名战是在第三天中午开始的。

    这十位剑道高手全是化气境强者,代表着中原七国修炼界年轻一代的剑道未来。

    抽签开始了。

    张青峰第一个抽签,他抽到的对手是一位来自宋国一流宗门的剑术高手,化气境三重天的修为绝对称得上强者中的强者,可要想战胜张青峰显然还差了一筹,勉强战了一百招,被张青峰一脚踢到了台下。

    “下一场,望江南,对战,熊烈!”

    顺利进入前五的张青峰刚下台,徐公公就喊出了第二场比斗出场者的名字。

    “等等。”

    熊烈登台,张青峰下台,俩人在离决斗台四十米处擦肩的时候,张青峰忽然喊了一声。

    “望江南有杀意,你要小心一点,尤其是他的左手剑。”

    “左手剑?”

    熊烈有点难以理解,他看过望江南和其他人的决斗,都是右手使剑,难道他的左手也能用剑?

    心里疑惑,熊烈嘴上却没有问,十万大山的经历让他对张青峰的判断没有任何怀疑,只是嗯了一声便大步登上决斗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