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律师 > 第248章 太一真身
    “大王,斩草不除根,很容易留下隐患的。”

    赵高低声进言。

    田言的眼中闪过一丝害怕。

    齐林牵过田言的手,漫不经心的问了赵高一句:“赵大人现在要教孤做事了吗?”

    赵高“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臣不敢,臣失言,请大王恕罪。”

    “留下田言和她弟弟,其他人你们看着办。”

    “臣遵旨。”

    “去给孤查一查田言的资料,还有,查一查砀郡的吕家。”

    赵高不明白齐林在说什么。

    但田言却摇了摇被齐林牵着的小手。

    “大叔,吕家为了躲避仇家,已经搬到楚国沛地了。”

    “沛地?”

    齐林听到这个地名,眼神一闪。

    这个小地方,可是出了不少的名人啊。

    刘邦、萧何,以及他现在正在牵着的这个小女孩。

    “以后,就叫你本来的名字吧。”

    “我听大叔的。”

    田言脆生生的回道。

    或者说,吕雉。

    看着现在眉眼都已经长开的萝莉,齐林不能抑制的出现了养成的欲~望。

    ……

    赵高办事还是很得力的。

    有关吕家和吕雉的情报,很快就出现在了齐林的案前。

    其实不用赵高,吕雉自己也已经坦白了。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

    “田光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所以他没有斩草除根,反而把我养在了身边。但我天生早慧,其实那个时候,已经开始记事了。”

    “就算大叔不杀田光,长大以后,我也会杀了他的。”

    看着吕雉,齐林开始明白赵高的那句话是真的有道理的。

    斩草不除根,真的是特别容易出现隐患。

    在嬴政的记忆里,长大后的吕雉,确实成功的杀掉了田光,甚至差一点就掌控了整个农家。

    虽然最后便宜了刘邦,但后面的事情,嬴政不知道,但齐林自然是知道的。

    中国历史上记载的第一位皇后和皇太后,第一个临朝称制的女性,外戚专权的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个在中国古代可以和女帝相提并论的女人。

    “吕武”,“吕”尚在“武”之前,虽然这个排名更多的恐怕还是因为年代的关系,但吕雉本人的成就,也是不容置疑的。

    不管她做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

    成功就是成功。

    “以后跟在孤身边吧,孤会好好培养你的。”

    谁让你未来的老公刘邦,已经被孤杀死了呢。

    吕雉自然不会有意见。

    “赵高。”

    “臣在。”

    “以后让她做你的弟子,孤不希望她成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是。”

    赵高不知道齐林在想什么,但他也已经知道了吕雉的身份。

    对这个未来的女政~治家,赵高也是很看重的。

    能够做她的师父,赵高很开心。

    但他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于他而言,已经是一个很危险的开始。

    ……

    “你让那个小女孩跟着赵高?我还以为你会让她加入阴阳家呢?”

    “孤说过,阴阳家是留给你的。至于她,孤准备用在黑冰台上。”

    “啊?你不是说,你信任赵高吗?”

    “信任赵高,不代表没有人不能取代他。”齐林的语气平淡。

    这一次伐赵之战和针对农家的围猎之战,黑冰台都立下了大功。

    扩张自然也极为迅速。

    赵高的心思,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甚至已经开始想左右齐林的想法。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苗头。

    齐林知道赵高在自己生前不敢放肆,但一条完全听话的狗,才是齐林真正想要的。

    如果赵高是其他的大臣,比如尉缭蒙恬这种,有自己的想法齐林都不会在意,因为那很正常。

    但赵高是黑冰台的首领,专门为大秦处理见不得光的事情。

    这样一个组织,不允许出现任何自己的想法。

    黑冰台,只需要成为一件机器,一件贯彻齐林意志的机器,为大秦扫除一切不听话和不适合在明面上除掉的人。

    如果赵高真的看不懂这一点,那齐林不介意换一个人。

    换一个更容易掌控的人。

    比如,现在年纪还小,极其容易被调~教的吕雉。

    “那个女孩的根骨很好,很适合练武。”

    “孤知道。”

    “你就不怕她成为赵高的人?”

    “你觉得她很蠢吗?”

    齐林和赵高的腿谁的更粗?

    这是一个不需要考虑的问题。

    齐林没有再谈论吕雉。

    她的作用,要到很久以后才会显现出来。

    “焱妃。”

    “嗯?”

    “亲手杀死一个自己曾经喜欢的人,什么感觉?”

    东君白了他一眼。

    “爽,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吧?”

    齐林很满意。

    其实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太多矢志不渝的爱情。

    在燕丹愿意把东君作为交易的一部分那一刻,东君对燕丹的感情也就消失了。

    她又不是抖m。

    所以杀掉燕丹,只不过是报复而已。

    痛谈不上。

    “就这样杀掉了燕丹和昌平君,燕国和楚国那边没有问题吗?”

    “他们不敢有问题,他们只能当没有这件事情发生,甚至还会对孤说——杀得好。”

    东君:“……你们这些政~客真的是让人鄙视。”

    “说到政~客,你怎么看昌平君?”齐林漫不经心的问了一个问题。

    东君的回答很正常,“挺蠢的,原来我还以为他是个厉害家伙呢,没想到居然会把救命稻草放在农家六长老身上,真是让人失望。”

    齐林的嘴角出现了一抹古怪的笑容:“我也感觉这种行为很蠢,最重要的是,我认识的昌平君,并没有这么蠢。”

    “嗯?”东君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从小和孤一起长大,虽然比孤差了一些,但无论是眼光还是格局,都已经算是孤之下一等一的人才了,孤不相信他会做出如此弱智的事情。”

    “大王,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认识的燕丹,有这么蠢吗?”

    东君沉默了片刻,然后迟疑着点了点头:“以前的燕丹不好说,但现在你越来越强,秦国也越来越强,燕丹被迫铤而走险,是他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和你交手的那个人,你确定是燕丹吗?”

    “应该是。”

    本来东君是确定的,但被齐林说的不确定了。

    齐林的嘴角出现了一抹古怪的微笑。

    “但和赵高动手的那个人,孤确定不是昌平君。”

    “东君,你们阴阳家的称号,好像都来自于楚地啊。比如,东皇太一!”

    东君悚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