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墨上书 > 第两百三十三二章 若你负了她

第两百三十三二章 若你负了她

    第两百三十二章

    “可你之前不是这样的,你之前明明已经放手了,她跟宁锦墨,我跟你,我们大家都好好的,少游,我们过得好好的,你怎么会突然就非她不可了?”

    商请月猛然哭得无措,双手死死的拉着他的手,无助而恐慌。

    陈少游的心猛然间一疼,他闭了闭眸:“请月,今生我注定负了你,其它的,我没什么可说的。”

    “你要抛弃我了,连一个理由都不给我?”

    “你说你心里只有唐凝,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娶我,为什么?”

    “你说你非她不可,那么我呢?就这么让你随意丢弃?”

    陈少游眸中挣扎一闪而过,他直直的看着她,神色渐渐冷漠:“我为了她,可以丢弃任何人任何东西,包括……你!”

    商请月心口一疼,眼中的哀伤跟自嘲一点一点溢满了眼眶,“那我肚子里的孩子呢?”

    “我也可以舍弃。”

    “啪”

    陈少游被打偏过头,他垂眸,神色淡淡的,并未说一个字。

    看着通红的手,她笑出了声,苍白的脸上一片漠然,那眼角的泪水被她随意的擦拭,“陈少游,你不要我跟孩子,可以!但是和离,你休想!”

    陈少游抬眸,开口时声音淡漠:“请月,你留不住我。”

    “只要我一日未答应和离,你陈少游永远是我商请月的男人!”

    “请月。”陈少游直视着商请月:“难道你要我给你休书吗?”

    商请月身子一颤,眼里的温热零落,她轻笑着抹去:“陈少游,你别忘了我是华国贵公主,你虽是丞相,但是,你以为你有十足的把握能休了我吗?”

    “有!”他淡淡的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声音冷漠:“我说过,我注定负你,便也不怕再负得狠一些。”

    “出去!”商请月指着门的方向,双目冰凉:“现在,给我滚出去!”

    陈少游出了房门便被沈书衍一拳打倒在地。

    “陈少游,你混蛋!”

    陈少游站起来,擦着嘴角的血迹,淡淡的道:“打吧。”

    沈书衍狠狠的又揍去一拳,“为什么要伤她?你明知你在她的心里有多重,为什么要伤她?她怀着你的孩子,你也不管不顾了吗?”

    “好了书衍!”

    王慕然面色铁青,可却没有像之前一般痛打陈少游,他甚至还笑了笑:“你因为孟小宁而跟月儿分床睡,又因为唐凝要跟月儿和离,甚至不惜要休了她!陈少游,孟小宁跟唐凝那张脸就让你这么着迷?”

    陈少游霍然抬头,双目如炬:“你要做什么?”

    “燕家暗卫确实武功高强,可我皇室暗卫胜在多,加上明月楼的势力,你以为,唐凝还在京郊?一个孟小宁,一个唐凝,我想要这两个女人死,易如反掌!”

    陈少游全身散发出冰凉的杀意:“你想要怎么样?”

    “好好跟月儿过日子!”王慕然冰冷的道:“你知道我对这个妹妹有多在乎,你若敢负了他,我就算倾尽天下,也要杀了唐凝跟孟小宁给她顺气!”

    王慕然扬袖而去。

    沈书衍淡淡的看着他:“于昭,若是你负了她,我会站在王慕然那边,倾尽全力与你为敌!”

    说完,也扬长而去。

    他闭眸站在门外,神色复杂难辨。

    “砰”

    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他大惊失色,慌忙进了屋子。

    只见商请月倒在梳妆台前,手里拿着一块令牌,她的神色哀泣而又决绝,看到匆匆进屋的他时,她低低的笑着:“陈少游,你若是宁愿我恨你也要离我而去,那我,宁愿你恨我也要把你困在我的身边!”

    陈少游心口闷疼,抱着她放回床上,却被她一把抱住,她闭了闭眼,手中令牌一扬:“来人!”

    无数个黑衣人出现在屋子里,屋外甚至还有打斗声。

    商请月已然放开了陈少游,她冷着眉眼,“把他抓起来。”

    陈少游直直的看着她手里的令牌:“你什么时候有了公主令?”

    她并未回答,只是苦涩一笑:“少游,你尽管恨我吧。”

    陈少游的人被公主卫拖住,白生跟凌风之前被他留在京郊守着唐凝,他被黑衣人抓住,复杂的看着商请月:“请月,你难道要困住我一辈子?”

    “只要你在我身边,困住你一辈子,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她说着,未干的泪痕又添新痕:“少游,我们何其相似,你想跟唐凝在一起,不惜把她抓去,而我,为了跟你在一起,不惜动用公主卫困住你。”

    原本他们是多么的幸福,却偏偏落到这样的地步。

    何其讽刺。

    贵公主被马车撞到,丞相告假,特意在家照顾贵公主。

    一时,丞相宠妻的传言便传了开去。

    更有那戏班子把他跟商请月的故事写成了戏,一出丞相宠妻唱红了整个大街小巷。

    商请月看着戏本子,讽刺的笑了笑:“丞相宠妻?真讽刺。”

    小词垂首不语。

    “公主,宁世子妃又来求见了。”凝香屏息禀报。

    商请月轻笑:“不见。”

    “她让奴婢给您带了信。”凝香恭敬的把信递上。

    商请月眼眸不抬,“烧了。”

    凝香恭敬的应下。

    商请月问小词:“陈少游呢?”

    “在书房。”小词忐忑的看了商请月一眼道:“逍遥侯夫人来了,现在就在书房。”

    商请月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便再没开口。

    书房。

    燕归给陈少游倒着酒,没心没肺的道:“师兄,我听沈书衍说你变心了,不要商请月要唐凝?”

    陈少游一口饮进杯中酒,似是嫌杯小,他顺手拿起一坛酒就这么喝着,放下酒坛,他淡淡的道:“你回去吧。”

    燕归挑眉一笑:“师兄,你到底是心悦唐凝还是商请月啊?要是心悦唐凝,她还没嫁宁锦墨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若是心悦商请月,你这又是发什么疯呢?”

    陈少游拿起酒坛就往嘴里倒,燕归笑道:“哥啊,你有没有想过,唐凝跟商请月,哪个在你心里最重要?”

    陈少游喝酒的动作一顿,手中的酒坛被他摔到了地上,像是对燕归说,又像是在对只自己说:“我的心里只有阿凝一个!”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