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永安少帝 > 第六十 五章 强行招夫

第六十 五章 强行招夫

    “哥,帮我拿着,咱们再去前面看看……”

    美食对胡媚儿来说,只是戒不掉的小嗜好罢了,吃了再多,对她也没什么负担,但穆雨萌不行啊!

    刚开始,穆雨萌还能找个借口,也凑到赵启身边,点一份吃的。还没走半条街,穆雨萌就坚持不下去了,大家闺秀本来胃口就小,在府里的时候,每天都是一些精致的银耳粥,点心小菜,喝了半碗胡辣汤,外加半块炕饼就饱了。

    为了自己的爱情,穆雨萌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木紫,木紫的饭量大是自己知道的。诚心说,木紫是不屑吃这些小吃的,自打被卖到穆府当丫鬟,她就再也没沾染过贫贱的食物,穆雨萌与木紫情同姐妹,一般穆雨萌的吃食就是木紫的吃食,但木紫穷苦了几年,养成大胃的习惯,木紫一直想要摒弃呢。

    穆雨萌的眼神也不能装看不着,不然穆雨萌怕是心碎欲绝了,木紫只能苦着脸点头答应了,然后接下来就见到神奇的怪相,一个女孩子苦着脸吃着面前的东西,另一位则笑而不语,凝视着自己的意中人。

    大半天街走过去,木紫吃撑的差点吐出来,但看到穆雨萌哀求的眼神,只能捏着鼻子继续埋头吃。

    “好了,你们别吃了。跟在我后面就行,逛街就要好好的逛。”

    赵启有些看不下去了,脑袋秀逗的主仆两人要是真的出洋相,对穆府和穆雨萌的形象还是有所影响的,并且赵启对穆雨萌的勇气还是有些认同的,推行人政的赵启也早就想改变女子必须深居闺阁的现状,只不过当时的国情还没到那一步。

    “哦哦哦,谢谢公子。紫儿,别吃了。你都快吐了。”

    如临大赦般,木紫把面前的海碗往桌上一搁,满是幽怨的望着穆雨萌,那眼神似乎在说:小姐,你不是现在才知道我要吐了。

    不过,穆雨萌温柔的掏出手帕,帮木紫擦嘴,也让木紫心里的怨气消了很多。这对情同姐妹的主仆关系,赵启看在眼里也是颇为赞赏,当然也只是赞赏,穆雨萌的姿色和才情在赵启的眼中顶多算个小家碧玉罢了,还没到让赵启动心的程度。

    “公子,媚儿姐好大的胃口啊!”

    既然赵启开口了,穆雨萌也是主动找赵启攀谈起来,木紫在旁边一直恨恨的瞪着胡媚儿,只不过胡媚儿会在意她?

    看着主仆两人神色各异的眼神,赵启也只是笑笑,望着低头狼吞虎咽的胡媚儿,眼神满是宠溺,“她也就擅长吃了。你们也随便看看吧,难得出来,一定要玩的尽兴才好。”

    等胡媚儿吃完一条街,买完一条街,穆雨萌就已经知道穆雨萌不是普通人了,虽然胡媚儿还没展现超出常人的实力,但那比胡媚儿脸还大的海碗,胡媚儿已经吃了几碗了?穆雨萌记不清,但少说也有十几碗了。

    “哥,吃完了,咱们回去吧!”胡媚儿转过头,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赵启,此时不卖萌不行啊,赵启身上已经挂满了东西,胡媚儿自己却两手空空,就在赵启要把东西扔给胡媚儿时候,胡媚儿像是发下新大陆般,“哇,你们还在啊!”

    然后,胡媚儿就拉着打道回府,“你还记得你有个哥哥?”

    赵启故作不爽的看着胡媚儿,只引来胡媚儿略微惭愧的谄笑,

    “嘿嘿…”

    意中人走了,穆雨萌和木紫两人只能相互靠着,向着轿子走去……

    同样是比武招亲,另一个人境遇可没就没赵启这么好了。

    蜀国的许都,齐王府也是摆下一个擂台,齐王为自己的小闺女刘如烟比武招亲。

    魔子邢坤一进到许都,就听到许多人在议论着齐王招亲的事情,齐王不齐王的,刑坤不在乎,但他听到别人对齐王小闺女的美貌神往有加,夸得是天花乱坠,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并且那小闺女自小在冰宫修炼,前几天才拜别师门,入红尘历劫。

    一听到美貌与实力并存,邢坤眼睛瞬间就亮了,还是冰宫弟子啊,那气质绝对是没得黑啊!

    随即,邢坤就一路杀到擂台前,在比武快要结束的前一刻,上台解救了以为也被欺骗的仁兄。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邢坤被请进府里后,得见齐王的小闺女刘如烟,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神特么的沉鱼落雁,这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的国字脸就是齐王的小闺女?你特么在逗我!

    邢坤第一想法就是脚底抹油,然后没等齐王府的犬牙出手。柳如烟一个迈步,就出现在邢坤的身侧,手往前方空处一抓,像拎小鸡似的,把瘦弱的邢坤拎在手里,提到面前仔细端详,不住啧啧出声,最后遗憾的品评道:

    “这瘦小的身板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唉,这蜀国真是没人啊!也罢,小女子我就委屈一下吧,毕竟规矩是我自己定的,都是命啊!”

    说完,就哈哈大笑的提溜着邢坤去见齐王刘仼,邢坤快要哭出来了,如铁钳的手根本挣脱不开,邢坤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好好修炼啊!不住哀求道:“大哥,哦不,小姐,你就放了我吧!我是被人骗上来的啊,我实力很差的,那个人最后故意让我赢的。”

    “什么?”刘如烟一听就怒了,但随即又想到一种可能,直接吩咐下人道:“派几个人把最后上台的那个杀了。竟然不想娶我刘如烟,罪不可赦。”

    “是!”

    齐王刘任在大堂坐立不宁,刚听下人禀报获胜者即将被带过来,刘任还准备先许下千金好礼,倒贴珠宝无数,从而让自家姑娘嫁出去。但随即下人又来禀报,女儿刘如烟半路去截人了,这是要把人吓走的啊!

    没让刘任等多久,刘如烟就提溜着邢坤从半空落下,、“咔嚓”碎石四溅,庭前那几块石板被踩碎了,接着就是熟悉的嗓音,

    “哈哈哈,爹,夫君我已经带来了,你快给我们拜堂吧,我今晚就要和他入洞房。”

    齐王刘任有些同情的看着挣扎不得的邢坤,轻轻拍了拍邢坤的肩膀,宽慰道:“放心,本王不会亏待你的。”

    对于女儿说出如此荒诞不羁之言,刘任已经见怪不怪了,刘如烟归家时,刘任都以为冰宫在耍自己,但听到刘如烟用洪亮的嗓音说出了几件只有自己的事情,还把肩膀上的胎痣当众露出来,刘任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然后刘任被激动的女儿拍了拍肩膀,骨头都柴安被拍散掉。

    唉,家门不幸啊!

    齐王刘任走过两人,无奈的说了句,“闺女,这事儿你自己看着办吧!也别叫人太过为难,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哦吼吼!谢谢爹答应我的婚事。他是一万个想娶我啊!那我带他下去了。”

    刘如烟的闺房内,邢坤缩在床脚,惊恐的看着不断向自己逼近的刘如烟吓得不住哀嚎,鼻涕横流,“大哥,你放了我吧!你去祸害别人吧!我对你没兴趣的。”

    “你说什么?”

    刘如烟随手抽出兵器架上的西瓜刀,慢条斯理的削指甲,好整以暇。

    “呜呜呜,大姐,我错了。有事咱们好商量啊!你要啥我都给你,就是别过来啊!”

    “切,要啥你都给我?我要你爱我,你能做到不!”

    “大哥,你还是让我死吧!”

    邢坤也是个胆大包天的汉子,一想到被此等女子玷污了清白,直接破口大骂,选择宁死不从……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