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军少的律政娇妻 > 第三三八章志:志向不大(二更)

第三三八章志:志向不大(二更)

    陶妃离开后不久,周苍北推门进来,看着周苍南趴在床上的狼狈样,拉了把椅子在他面前坐下。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怎么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

    周苍南在自家哥哥面前也不掩饰,活动着肩膀说:“正好,帮我揉揉。”

    周苍北无奈起身过去给周苍南按揉肩膀:“你这次回来,可别忘了准备明年去京城的学习,整个军分区虽然你机会最大,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

    周苍南被按的闷哼一声,好半天才说:“我不打算去京城学习了,陶妃怀孕了,明年七八月就该生了,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如果你错过这次机会,那么你将来的晋升就很困难,过不了几年就要转业去地方。像你现在的情况,去地方分不到合适的单位。”周苍北想的比较远,周苍南这样的人才,去了地方犹如龙困浅滩,会失去自身价值。

    时间久了,一个人的斗志也就磨没了。

    这是他不希望看到的。

    周苍南无所谓的勾勾唇角:“大哥,其实我这人真没啥大的出息,老婆孩子热炕头,我就挺知足了。”

    话音落,周苍北手下的力道加重,按的周苍南直叫唤。

    “其实就一年时间,如果你顾及陶妃带孩子太辛苦,可以让妈过来帮忙看着孩子,一年过后一切都会不一样。”

    周苍北对这个弟弟还算是有耐心了,他俩不同。他只要确定目标,会不遗余力去实现,途中任何人和任何事都不会成为他放弃的借口。

    而周苍南就要随性很多,他活着从来都是遵从内心。

    周苍南沉默了一会儿:“不行,我不想陶妃生了孩子还受委屈,她和咱妈的观念根本不一样。还是算了吧。”

    周苍北也不再劝,每个人想要的不一样,只要他觉得值得就好。

    “对了,你和那个林萌萌怎么回事?”周苍南享受着按摩,还不忘八卦一下,这也是陶妃想知道的,他当然要不遗余力的打听下。

    “没什么,该结婚了,我觉得我俩可以试试。”周苍北手停顿了下。

    周苍南撑起身子扭头看周苍北:“试试?如果你是这样的想法就别结婚了,别让林萌萌成了第二个许梅。”

    “她俩不一样。”周苍北难得辩解。

    他不知道对林萌萌的感情是不是爱,只是知道和林萌萌在一起,他可以活的有喜怒哀乐。

    林萌萌能轻易调动他的情绪。

    周苍南斜睨了眼自家大哥,啧啧,能说出这个,看来林萌萌在他心里分量很重,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吧。

    突然期待看到周苍北患妻管严的一天。

    陶妃去学校请假也很顺利,校长一听周苍南受伤,痛快的给她批了五天假,这五天的课她亲自帮陶妃代。

    陶妃感谢一番,回办公室收拾东西,校长也跟了过来,跟吴老师商量,陶妃不在这几天,她晚上回来看着孩子们上晚自习。

    吴老师也痛快的答应了。

    校长一离开,孙岚就八卦的凑了过来:“小陶,你男人受伤了?我们回头有空了去看看他啊。”

    旁边几位老师跟着附和:“是啊,是啊,明天吧,明天中午我们一起去卫生队看看去。”

    “是啊,说起来周队长对咱们学校帮助也很多呢。”

    陶妃也不好意思拒绝,笑着应下,又告诉她们周苍南住在卫生队呢,到时候直接去卫生队就好。

    收拾完东西,又匆匆忙忙去镇子最西头的胡同里买了猪蹄和猪皮,这个玩意儿不是胶原蛋白多吗?应该也有助于肉皮生长吧。因为镇子上汉人少,所以卖猪肉的地方相对比较偏僻也隐蔽。

    往回走快到部队门口时,碰见林萌萌裹的像粒粽子一样,拎着一兜东西。

    “你拎的什么啊?”

    林萌萌喘着气伸手把蒙在脸上的围巾往下拉了拉:“好东西,一会儿给你家周苍南炖汤喝。”

    “我买了,四只猪蹄还有猪皮。”陶妃说着还往上提了提手里的黑塑料袋。

    林萌萌瞪眼:“我也买了四只猪蹄,还买了两只鸽子呢。”

    陶妃乐了:“我怎么突然觉得周苍南像个产妇呢?哈哈哈。”

    两人嘻嘻哈哈的说笑着回卫生队,周苍北还在病房陪周苍南。

    陶妃看见周苍北,眼睛转了转把家门钥匙塞在冲林萌萌手里:“我在这里陪周苍南,你和我大哥去我家炖猪蹄汤吧。我炖汤的手艺不行。”

    林萌萌怎么会不知道陶妃良苦用心,直接把手里的东西往周苍北面前一递:“走吧。”

    周苍北神色一如往常的清冷,站起来接过袋子,跟着林萌萌出门。

    等两人走了,陶妃才笑眯眯的扑倒周苍南的床头,趴在床边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唇角:“疼不疼?肚子饿不饿啊?要不要我去食堂先给你弄个病号饭吃?”

    周苍南满眼的笑意:“早上吃很多,这会儿不饿。都是小伤不用担心。”

    陶妃眼睛在周苍南身上扫了一圈,突然发现少了点儿东西,周苍南竟然没有伸手摸她的脑袋。

    这很反常,昨晚不是还好好的?

    想着伸手按了下周苍南的肩胛骨,还使劲按了按。

    周苍南只是皱了皱眉头,笑了下:“这是怎么了?”

    陶妃也不说话,伸手就去撩周苍南的衣服,使劲往上卷,就见肩胛骨附近红肿着,还涂了药酒。

    “你这受伤了怎么不说?是不是今天早上起来就严重了?”陶妃是又气又心疼。

    周苍南赶紧笑着安抚:“不严重,就是小小的肌肉拉伤,我现在就是趴着不方便,要不都能举起你和咱们的小周几。”

    陶妃嗔怪的瞪了眼周苍南,翻箱倒柜的找出来周苍南让周苍北藏起来的药酒:“趴好,我再给你擦一点儿。”

    周苍南一听慌了:“不行,不行!我问过柳燕,你现在怀孕了,不能接触这些东西。这个药酒药性大着呢。回头我让苏扬他们揉就行,你赶紧放下。”

    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让陶妃又感动的稀里哗啦,这个男人总是一下就能击中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