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芭蕾情梦 > 第286章 晨2光
    两个人回到范塔西亚宅邸的时候,约瑟夫·范塔西亚先生正襟危坐于会客厅的沙发上。

    看到格雷和夏伊达一起回来了,他站起身来,点了点头,说了一句“你们都累了吧,去休息吧。”然后就起身出了会客厅,不知道去哪里了。

    夏伊达心里生出了一丝隐隐的疑问——难道,是一直在这里等着吗?

    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

    当天,一切都很顺利。安吉拉和母亲一起来过夏伊达的房间,悉心地询问有什么不适应和需要。晚餐依旧是静静的,不过似乎已经没有最初的忐忑了。

    重要的是,格雷一直在身边,像一株气息沉稳的树,可以给人很多的力量。

    这里,与自己家里实在太不一样了,但是,不一样,不见得就不好。当天晚上,夏伊达睡在特意为自己准备的房间里,思考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

    这个房间实在是太舒适了,陈设用具什么的,一点也不华丽,但是品质高到丧心病狂的程度,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细节都无可挑剔。一住进来就会明白,准备这个房间的人一定是用了很多很多的心思。

    夏伊达猜测,或许这是卢克先生亲自整理和布置的,但是,卢克先生是这座庄园的管家,为客人准备什么样的客房,自然还是要看这座庄园真正的主人的意思。

    沐浴完毕,盖上柔软的丝棉凉被,陷在云朵般的枕头里,感觉舒服极了。如果这真的是一个令人不愉悦的家庭,那么,此刻的舒心就不会如此绝对地存在着。

    今后,或许会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来慢慢地了解他们吧?想到这里,白天所感受到的紧张不知为什么全都不见了。在柔软的床和适宜温度的催眠下,夏伊达很快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由于睡得不错,第二天,夏伊达起得很早。她看了看窗外,发现天色才刚刚开始发亮,大家想必还在休息,于是决定一个人到外面的小花园里去走一走,散散步。

    没想到刚刚穿过客厅,就遇到了端着一只大茶盘的卢克先生。

    尽管现在是夏天,而且是人影都不见一个的清晨,卢克先生却早已经把一套黑色的西装穿得整整齐齐,甚至还一丝不苟地打着领带。看到夏伊达,他露出了一个让人立刻联想到班杰明的温煦的笑容。

    “夏伊达小姐,昨晚休息得还好吗?”

    夏伊达连忙点头:“睡得好极了,房间很舒服,真是太感谢了!”

    这可不是礼貌的客套话,而是真心实意的感激。

    卢克先生依然是微笑着说:“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担心,这样的环境,恐怕夏伊达小姐你会不习惯。”

    望着那双与班杰明几乎一模一样,却多了几分深沉和慈爱的眼睛,夏伊达想,恐怕是班杰明事先也对他说了一些什么吧。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比如,自己的性格,自己的喜好……这一对父子,真是细腻妥帖得令人叹为观止。

    “这么早,卢克先生要去哪儿?”夏伊达好奇地问。

    “并不早了,至少对于范塔西亚先生来说。”卢克呵呵地笑起来,“范塔西亚先生的创作灵感大都产生于清晨,所以他起床是非常早的,现在,恐怕他的主要创作工作都已经完成了,所以,我去给他送一点红茶,他清晨是习惯喝一杯红茶的。”

    “这么早,就已经完成了吗?”

    夏伊达望着外头刚蒙蒙亮的天色,想象着范塔西亚先生这得起得多么早。

    卢克先生和蔼地望着她,微笑道:“小姐,我还有一些别的事情要处理,你愿意代替我去送红茶吗?”

    夏伊达吓了一跳,想到范塔西亚先生那严肃的表情,不免有些心慌。

    但是,昨天与格雷一起出门去,感觉已经想通了很多事情,而且,有机会近距离地与范塔西亚先生接触,不是正好可以实现进一步了解他的愿望吗?

    其实,想到约瑟夫·范塔西亚先生的时候,想起来的并不仅仅是他那严肃的神情,还有他那微微泛着蓝灰色光泽的发色和眼睛。除了发色比格雷略微浅淡一些,两个人看上去真正是一般无二。

    还有那喜爱红茶的习惯,两个人也很像,一下子就让人觉得亲切起来。

    那,可是格雷的父亲啊!

    “我愿意去!”一想到格雷,夏伊达的心就不自觉地柔软了起来。

    卢克先生把托盘交到了夏伊达的手上,又用简洁的言语描述了范塔西亚先生工作间的位置。

    他看上去对于夏伊达的记忆力和方向感很有信心,想必也是从儿子班杰明那里获得的信息。

    夏伊达的方向感确实很好,几乎从来不会迷路,寻找特定地点也总是非常准确,都是从小在草原上放牧练出来的本领。

    这个特质尽管不太可爱,但却很实用。

    根据卢克的描述,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范塔西亚先生的工作间。整个楼层都没有什么人,非常安静,只有那一间屋子亮着灯,灯光在晨曦中已经显得有些黯淡。

    夏伊达站在门口,可以清楚地看到范塔西亚先生的身影。

    她的脚步很轻,并没有惊扰到范塔西亚先生,所以,范塔西亚先生依旧沉浸在他正专心致志地研究的事物当中。

    夏伊达捧着茶盘,呆在了门口。

    约瑟夫·范塔西亚先生此刻并没有在工作,他正手持一件物品,上下打量,来回比划,那种笨拙的姿态有些颠覆他在人心中留下的严肃优雅的印象。

    正是这件物品让夏伊达呆住了。

    范塔西亚先生手中拿着的,正是夏伊达头一天赠送的礼物——那根敲背用的木雕短棍子。

    从这个角度看起来,这根木棍与气度优雅的范塔西亚先生确实是相当的不般配,甚至显得有些滑稽可笑。夏伊达不由得对自己挑选的“礼物”汗颜了起来。

    可是,范塔西亚先生昨天不是冷淡地把它扔到一旁了吗?还以为它自那一刻起就要被束之高阁了呢。

    没想到在这无人的清晨,范塔西亚先生竟然一个人在这里“实践”木棍的用法。

    夏伊达看到他尝试着,用笨拙的姿势将木棍伸到身后去,试着敲打自己的后背,实在忍不住,噗地一下轻轻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