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云龙戟 > 第22章 凤2鸣城
    三天后,洛铭来到了凤鸣城。

    这一次与之前初入东林城如出一辙,成防兵远远的一看到洛铭骑着大虎急速奔来,立刻就撂挑子跑了,入城后也引起了一片轩然大波。

    “快逃命啊……”

    喧器声一片。

    这时,洛铭看见路边一个被吓呆的半大小孩傻愣愣地站在哪儿,便催虎走过去,腹下身子问道:“你好,请问广陵镖局怎么走?”

    半大小孩灰头土脸,直直盯着大虎。

    洛铭又问道:“你知道广陵镖局怎么走吗?”

    半大小孩依旧没有回答。

    洛铭摇摇头,催虎继续向前走去。

    待洛铭走出好远,那半大小孩才反应过来,怪叫一声,转身就跑,无奈跑错了方向,一头撞在了墙上,干脆晕死过去。

    一老者伫立在客栈二楼,扶着窗口正看到那半大小孩撞晕,不由道:“那孩子吓死了吧?”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旁边有人接话:“就算不死,也得傻。”

    这时,一个身着道袍、头顶道冠,手持旗幡、幡上四个大字,仙人指路之人从对面走来。

    那老道五十岁上下,远远一看,仙风鹤骨,迎面走来,居然一点不怕大虎。

    洛铭心下称奇,忙催虎迎上,这时候楼上有人轻声叫道:“陈瞎子,大虎,有大虎……”

    那老道侧耳听听,大声道:“什么大虎?那有大虎?”

    洛铭一阵无语。

    合着老道是个瞎子,不过看不见也好,洛铭迎上问道:“请问老人家你可知广陵镖局怎么走吗?”

    老道翻翻死鱼眼,道:“广陵镖局?饿,在城北。”

    洛铭道:“谢了。”

    老道连摆手:“不用谢。”

    洛铭催虎前行,刚行几步,后面老道叫道:“这位小哥,用算一卦不?”

    洛铭道了声:“不用了。”

    老道继续前行,洛铭也继续前行,吱吱不安稳地从洛铭怀里探出头来,想要看看周围的事物,洛铭低头瞪了它一眼。

    吱吱似乎明白了什么又钻进洛铭衣服里。

    吱吱很通灵性,出生三天,与洛铭就接触了三天,仅仅三天而已,似乎已经摸透了洛铭的脾气。

    洛铭说过的话,它一般也能记住。

    总之比大虎聪明多了。

    稀奇古怪的生灵总会吓得人,而且洛铭也从来也没有见过黑龙这样的生灵,所以他不知道会不会吓到人,一个大虎就够让他头疼的了,因此上,他不想让黑龙吱吱露于人前,免得惹出麻烦。

    说起来,也幸亏黑龙吱吱如今还很幼小,能钻进洛铭衣服里,否则一龙一虎跟在洛铭两边,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把人吓死。

    在接下来的一路上,洛铭催虎快奔,想快些到广陵镖局,免得在路上吓到人。

    没多久,洛铭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府邸门前。

    广陵镖局!

    门头悬着牌匾,大门敞开,两边伫立着两个青年男子,这二人均是身着灰衣,眉目英朗,身姿挺拔,二人远远看到洛铭骑虎奔来,都是眉头一皱。

    洛铭到门前跳下虎背,那二人都没有逃跑,也没有像许许多多的凡人一般面露惊恐之色,反是其中一个年龄稍长青年迎上一步道:“你是何人?来此何事?”

    洛铭诧异问道:“你们不怕大虎麽?”

    那青年微微一笑,是如此云淡风轻,不答反问:“我在问你话?”

    洛铭道:“我找广陵镖局沈十阳。”

    两个青年同时低声:“找沈师叔……”

    二人语止,皱起眉,那年龄稍长青年问道:“找沈镖头何事?”

    洛铭道:“爷爷让我来找沈十阳。”

    那青年皱眉道:“你爷爷是谁?”

    洛铭摇头:“不知道。”

    二人一阵错愕。

    连自己爷爷叫什么都不知道?还来找人!

    这时候,洛铭忽然想起了什么,忙从怀中掏出那封信,递过去道:“请你把这封信交给沈十阳。”

    二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青年转身快步离去。

    与此同时,东林城十里之外的一个小村落被屠戮殆尽。

    横七竖八遍地的尸体。

    “那云阳老道在东林城,现在我若去了,也讨不到便宜,换作往日,我自不怕他,可如今为我儿报仇才是要紧!”

    一名中年男子站在血泊之中,自言自语一阵,目光流转,看着旁边的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子道:“你说两天前见过一个骑大虎的少年人?”

    那女子二十岁左右,正值双十年华,但一条手臂已经被切掉,血不断地往外流出。

    女子看着中年男子仿佛看到了恶魔一般,另一只手捂住断了半截的胳膊,点头道:“是,是,是。”

    她的声音颤抖不止。

    中年男子问道:“你可知他去了哪里?”

    女子摇头。

    中年男子又问:“去了那个方向?”

    女子看了看南方,中年男子顺着看过去,迟疑了一下,又问道:“凤鸣城的方向?”

    女子点点头。

    中年男子深呼一口气,自语道:“骑大虎的少年人,恐怕也只有那个叫洛铭的少年人了。”

    言吧,一顿足,整个人拔地而起,在空中一卷,向着南方飞去。

    此人正是李学而。

    待李学而飞远,那女子才双目失神地站起身子,捂着断臂,走一步、又走一步……看着周围死去的人们。

    寻了一会儿,这女子终于看到了父母与小弟的尸体。

    母亲到死还在护着小弟。

    可是小弟还是死了。

    眼泪悄然滑落。

    此时此刻,高空中,李学而极目下望,盼望着能够看到那个杀死自己儿子、骑着大虎的少年人洛铭。

    “我倒真想看看这个洛铭到底是有何等能耐,凝气九层,哼!”

    “咦!”

    下方一群村民正议论纷纷,立刻引起了李学而的注意,挥袖倒卷,向下飞去。

    在田里松土的农夫,拖着大车拉干草的老汉,往半山送饭的妇人,村口大树下玩耍的孩童,都渐渐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站在原地。

    李学而落在一座山丘上。

    农夫手里的锄头落在地上,险些砸着自己的脚。

    老汉嘴里的烟斗落了下来,烫的拉车的驴痛叫了一声。

    妇人紧紧抱着怀里的饭瓮,嘴却张的比瓮口还大。

    那些孩童们忽然散开,喊叫着向村子四处跑去,其中有个小女孩竟是哇哇的哭了起来。

    李学而皱眉问道:“你们可见过一个骑着大虎的少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