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武神无限 > 1667左边和平,右边战争

1667左边和平,右边战争

    “还差攻破墨家大本营一件事了。幸亏当日运气好逮到了项氏一族的余孽,顺手把他们灭了,不然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他们。”

    素凌轩看了一遍系统任务面板中的任务进度,确定当前的任务进度后,算是松了一口气。

    系列任务之二异军突起,要求他打消掉反抗大乾最中坚的两股力量,项氏一族和墨家,并要攻破他们的大本营。之前他已经攻破了项氏一族的藏身的村庄,大司命把项氏一族的核心嫡系人物灭杀,后来抓住了墨家巨子,现在又把墨家主持局面的几位统领或杀或擒,任务进度已经完成绝大部分。

    如今,他只需要再把机关城攻破,异军突起就算彻底完成,《独孤九诀》和3000点武勋值落入手中。

    老实说,3000点武勋值对于素凌轩并不太过重要,倒是独孤九诀更让他在意,这本剑诀乃是魔界三大传奇剑客之一,与风之痕齐名的绝代剑客独孤遗恨的绝学,一剑九式,凌锐绝世。拿到了《独孤九诀》,素凌轩就可再次拥有一门不世绝学,手中“剑谱”第一名剑天问剑也将有用武之地。

    “从外部攻破机关城非常困难,不过要是从内部爆破,对我而言就不是什么大问题,最多只是要多费点手脚罢了。”

    素凌轩心情非常愉快,墨家最强的一撮人已经被他收拾了,剩下来的杂兵能翻起什么风浪?

    此时,大司命结束了对重伤濒死的高渐离和徐夫子的抢救,她扫了一眼被制住穴道的班大师、端木蓉、雪女三人,走到了素凌轩的身边,略有点兴奋的问道:“少君,墨家几位统领已经尽被你拿下,接下来是否要联络外面的星魂大人,我们内外配合,一举拿下机关城?”

    “用不着外面的人参与。我们两个人就可以把机关城内部的墨家弟子解决掉。”素凌轩摇头回答道:“现在墨家弟子人太分散,我制造点动静把人都引过来,你看住这几位墨家的统领,别让他们有什么闪失。”

    说完,他便直接运剑如飞,水寒剑在空中迅疾激斩几下,冰冷入骨的剑气破空激飞,精准的命中到楼阁门户的结构薄弱处,没入其中。

    关键处的结构被剑气破坏,墨家以精巧技术和手艺铸造的建筑物顿时崩坏,木料、石料一股脑的坠落下来。

    轰!——

    伴随着如同地板一般的震荡之声,华丽精美的建筑前部分如被浪潮拍击的沙雕城堡,轰然倒塌,尘雾和砂石被气流裹着冲向四面八方。

    素凌轩大袖一挥,以“风乱”忍术把气流全都吹拂向外边。

    时至深夜,机关城内部极为安静,楼阁倒塌的声音突然响起,一下子传遍了大半个机关城。而且,机关城内部多有石头甬道,暴起的声音经过墙壁的层层阻挡和传递,沿着四通八达的走道迅速传播,不消片刻,几乎所有的墨家弟子就都知道核心大厅处出了事故。

    楼阁的前部分几乎全部被毁,偌大的创口把里面宽敞的大厅暴露出来,里面的素凌轩、大司命和几个被擒住的墨家统领,一眼就能看到外边。

    “希望墨家的弟子不像你们一样顽固,不识时务。”

    素凌轩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班大师等人,可能的话,他并不想多杀人,但如果他们不听劝告,那他一点也不介意用手中的屠刀教他们怎么做人。

    班大师等神智清醒的三人,把素凌轩的举动全都看在眼里,也从他和大司命的对话中知道了他接下来的图谋,一个个脸色发白,身躯剧烈颤抖,心急如焚的同时,更恨不能冲动身出去,大声告诉所有的墨家弟子别来这里,赶紧乘坐木鸢离开机关城,能走一个是一个。

    可惜,他们现在别说是冲出去,连说话都办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墨家弟子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墨家的组织机构非常严密,比之领军作战的兵家也是丝毫不逊色,而且,墨家弟子异常团结,听到内部核心区域处出了事情,正在各处站岗放哨的墨家弟子立刻拿着武器冲向这边,那些已经熟睡了的人,也连忙从床铺是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拿起武器,跟着人流一起往前冲。

    不一会儿的功夫,机关城中的墨家弟子大多都聚集在了损毁的大厅前面。

    看到那供统领以及巨子开会,决议墨家大事的会议楼被拆毁了一部分,几位备受尊重爱戴的统领一副被人制住的模样,更有锻造部的统领大铁锤惨死当场,很多墨家弟子都是骇然失色,但也有更多的墨家弟子脸上浮现出愤怒和暴戾,人被逼到了绝境,不是悲哀的等待死亡,就是暴怒的反抗,这些人明显属于后者。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墨家弟子议论纷纷,有的喊打喊杀,有的彷徨无助,骚动中,几乎没有一个人知道这种局面下该如何做。以往他们只需要听统领下达的命令,尽责的完成任务就行,很少有人思考别的,现在没有了统领们的主导,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就在他们犹豫不决之时,素凌轩走上前去,从容的注视了一会儿外面围在一起的墨家弟子后,微微颔首,然后运起真气,对着在场的所有人扬声说道:“墨家弟子们,你们好,我是即将上任的薛郡郡守,大乾王朝武安国公素祁的儿子,素凌轩。”

    哗!——

    墨家弟子立刻骚动起来,议论纷纷。

    不过,他们的骚动并非是因为薛郡郡守的官位,毕竟常年处于机关城中的他们,并不清楚薛郡郡守是个什么品级的官位,也不知道薛郡在哪里,同样的,他们也没对素凌轩三个字有太多的诧异,毕竟墨家巨子被捕的消息被统领们刻意的封锁了,连带的他们也不知道当事者之一素凌轩的名号。

    他们之所以骚动,完全是因为听到了“武安国公”四个字。墨家弟子绝大部分都是六国之人,他们加入墨家,很大程度上并非是觉得墨家教义好,单纯就是为了找一个反抗大乾的组织而已,以此谋求复国。因此,这些对故国念念不忘的人,心中最恨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在战场上极大削弱六国国力的大乾武安国公素祁。

    他们最恨素祁,却也最忌惮他,许多参加过战场的墨家弟子,每每想起那所向无敌,气吞万里的身影,就不禁浑身颤抖,发自内心的觉得恐惧害怕。

    现在听说这美艳的少年就是素祁的儿子,这年头已经把“老子英雄儿好汉”当做真理的普通大众一下子方了。

    素凌轩并没有让嘈杂的人群安静下来,而是自顾自的的继续讲道:“天下皆白,唯我独黑。非攻墨门,兼爱平生。我知道这是你们墨家的核心宗旨,我个人也觉得,墨家的主张很有道理,不过你们的所作所为却是大错特错。现在大乾平定天下,各民族百姓不比再过以前那种你攻打我我攻打你,为了筹措粮食军饷,被狠狠压榨的日子。你们反抗大乾,就是在与天底下所有想要过好日子的百姓为敌,就这你们还敢叫嚣着兼爱平生,真是脸大,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原本骚动纷乱的人群顿时沉默了一瞬间,接下来便是一阵更大的喧哗,他们这些人要么一直认为墨家的教义是对的,大乾是错的,也有许多人认为复国才是最好的,可是到了素凌轩的嘴里,墨家和他们都都成了厚颜无耻之人,这让他们如何忍受得了。

    素凌轩也不管涌动的人群是否消化的了这个消息,更不理会那些目露杀意的人,大声说道:“有人说,大乾的律法太过严苛无情,但是我要说,乱世用重典,如果大乾的律法不严酷一点,人人都像是你们墨家什么的不做,就忙着造反复国,哪还有人愿意安心生产,种植粮食,天下又将会有多少人被活活饿死,多少人死于战乱。这些就是提倡‘非攻’的墨家想看到的,真是好一个‘兼爱’啊!”

    “不妨告诉你们,始皇帝已经下定决心修改治国律法,严苛无情的部分很快就会被修正回来,保障各行各业的百姓们安心劳作生活的新的律法也很快会推行天下,无论之前是哪一国的人,在律法面前一律平等,绝不会出现乾人随意欺负其他故国之人的情况。而在此之前,威胁大乾政权的人必须全部肃清,只有如此,大乾才能放心的修改律法,善待百姓,改革军队征兵制度,之前项氏一族已经被我灭族,现在,是要和平,还是要屠刀,就看你们的选择了。”

    半真半假的说了许多攻心言辞,素凌轩最后说道:“不愿选择和平的墨家统领,已经被我拿下。你们如何抉择不需要看任何人的态度,也不需要顾虑墨家的条律。”

    “所以,选择吧,想要和平的人就站在我的左手边。”

    “我保证,选择和平的人将受到我的庇佑,以往你们作为墨家弟子犯下的罪过统统既往不咎,不但可以成为真正的大乾子民,还将受到的重用,成为薛郡的官员,有光明的前途,也能造福百姓,比待在这种山窝里空喊‘兼爱’、‘尚同’之类的空话有用一千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