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焰 > 第七十一章长老齐老聚

第七十一章长老齐老聚

    过了一会又有两位真人长老前来,其中一人也是一位女子,众人又是一阵行礼。

    陈玄见一众真人长老,毫不顾忌周围一众门人弟子,各自谈笑风生,不禁暗道:“这就是真人长老的特权,不结金丹,不入真传,只怕自己终生没有与其平等交谈的资格。”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不多时,已有十位真人长老前来,各自入座,不时打量着场中一众内门弟子。

    这时,空中一阵鹤鸣,隐隐传来一道声响:“天府玄冰真人到!”

    随着话音一落,场中一众真人长老齐齐话音一顿,转身望着一脸平静的紫衣长老。

    对此紫衣长老不闻不问,一切都是按着规矩办事,既不多言,又不多说。

    只见空着剑虹一闪,中央两张座椅之上已然出现一位道人,面无表情,周身犹如寒冰,整个人仿佛如同不存在一般。

    见此,场中十多位真人长老齐齐离座起身,冲着座椅上的玄冰真人行礼,说道:“见过玄冰长老(师兄、师叔)!”

    玄冰真人神色不动,如同不闻不问,颇有一丝威严,微不可查点了点头,道:“嗯!”

    一众真人长老都知道玄冰真人向来如此,微微行礼过后,就各自回到座位之上,彼此之间互相对望一眼,露出丝丝惊讶神色,显然对于玄冰真人的到来,觉得十分惊讶不已。

    陈玄心中寒气一起,暗道:“这位玄冰真人好大的气势,使得一众真人长老都不敢随意言语!”

    想到这里,陈玄眉心之处的九天幻雷符光华一闪,溢出丝丝神念朝着玄冰真人望去,只觉他整个身躯与天地相合一处,隐约蕴含着一口剑器,锋芒内敛,寒冰刺骨,忽然又像是不存在一般。

    突然,玄冰真人双目精光暴涨,直径朝着陈玄望去,轻咦一声,说道:“天府真符?倒是机缘造化不凡!”

    陈玄顿时周身寒气一凝,只觉有两口剑器迎面而来,蕴含着冲天杀机,隐而不露,微微一闪,随即消失不见。

    “是元神真人?还是温养层次的巅峰真人长老!”

    陈玄心中一惊,不敢继续观望下去,将九天幻雷符一收,眼观鼻,鼻观心,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

    对此,场中的一众真人长老,如同没有察觉一般,仅有紫衣长老仿佛惊讶神色一闪,疑惑望了陈玄与玄冰真人一眼,露出一丝怪异。

    这时场中仅有一位真人长老没有前来,引得周围一众内门弟子议论纷纷。

    陈玄也是暗自奇怪,道:“也不知还有哪位真人长老没有前来?与这位玄冰长老相比起来道行又是如何!”

    猛然,空中祥云朵朵,霞光丛生,紫气与剑光交汇一处,溢出阵阵玄异气息,道香扑鼻,隐约有着一尊山河巨鼎从天而降,巡查诸天,镇妖降魔。

    “飞絮真人到!”

    紫衣长老神情微微一动,恭敬冲着空中躬身行礼轻喝一声道。

    场中一众真人长老各自神色一惊,齐齐起身对着空中行礼,便是一直面无表情的玄冰真人,都是慢慢站起身来,显然这位飞絮真人非同小可。

    一道紫色长虹从空划过,悠然落入广场之上,身躯灵气缭绕,剑芒阵阵,一身长裙飘拽,绝代风华,面容清冷,乃是一位九天仙子滴落凡尘。

    “见过飞絮真人!”

    “见过飞絮仙子!”

    只有紫衣长老恭敬叫了一声,道:“紫衣见过娘娘!”

    对于紫衣长老的行礼,飞絮真人瞧都未瞧上一眼,轻迈玉步,悠然入座,一众长老也是见过不怪,各自返回座位之上。

    飞絮真人转身对着一旁玄冰真人,说道:“玄冰师叔是想收一位衣钵弟子!”

    玄冰真人依旧是面无表情,淡淡说道:“贫道比不得仙子才华横溢,只怕终生无缘踏足元神一境,自然只有早做打算才是。”

    闻言,飞絮真人微微一笑,不再言语,而是转身对着紫衣真人,说了一句,道:“开始吧!”

    “紫衣遵命!”

    紫衣长老恭敬答应一声,回身对着场中一众弟子,喝道:“拜师大典开始,一众弟子参拜祖师。”

    陈玄跟着一众内门弟子,给山河剑宗祖师山河真人上香,磕头,感谢祖师功德无量,传下无上大道真经,庇佑人族一脉传承不失。

    整个过程庄严神圣,一举一动,诸位弟子都不敢逾越半步,便是陈玄都是规规矩矩的。

    “山河真人一生功德无量,不知我何时才能一见祖师真容!”

    山河真人早就前往天外世界,只怕非山河剑宗元神真人不可一见真容,陈玄想要与其见上一面,难如登天。

    参拜祖师结束,紫衣长老又喝一声,道:“诸位弟子上前,给师父行礼!”

    闻言,陈玄神色一慌,给师父行礼?他可是一直不知自己师父是谁,又如何上前行礼!

    随着一位位内门弟子上前行礼,陈玄越是焦急,不禁暗道:“张肃长老,你可是害苦我也。”

    不多时,紫衣长老瞧了陈玄一眼,淡淡说道:“乾坤阁执事弟子陈玄上前。”

    顿时,陈玄浑身一僵,一时有些犹豫不决,不知是出言询问,还是继续站立不动。

    只是这样一来,岂不等于叫自己素未蒙面的师父,颜面大失?想来自己定会有着一番苦头吃吃不可。

    见陈玄一直站立不动,紫衣长老不禁惊异神色一闪,再次喝道:“乾坤阁执事弟子陈玄速速上前行礼。”

    这下陈玄可是进退不得,场中一众弟子也是目瞪口呆,诸位真人长老更是齐齐盯着陈玄,或是惊异,或是微笑,或是若有所思,只有玄冰真人微微瞥了飞絮真人一眼,呵呵一笑。

    当下陈玄心中一动,既然是张肃长老让自己前来拜师,想来这位真人长老定是非同小可,上面除了玄冰真人与飞絮真人显然非同一般以外,其余真人长老都没有踏足温养层次,道行只怕上不如张肃长老。

    那么自己这位师尊,想来不是玄冰真人,就是那位风华绝代的飞絮真人。

    刚才这位飞絮真人现身而来,周身隐有一丝山河宝鼎衍生,与阴阳宝鼎真经有些相像,难道她就是自己的未来师尊!

    陈玄越想越是觉得可能,当初云墨月给自己送来阴阳宝鼎真经图录,显然山河剑宗内有人习得阴阳宝鼎真经,此事只怕也与飞絮真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