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速效救星 > 第五十九章:你要负责

第五十九章:你要负责

    “以当时的情形,我们的做法无疑是最正确的,而且后来也证明了给他们停掉抗生素并没有加重他们的病情,而是缓解了他们的脏器衰竭,所以你不需要有任何心理包袱。”新村秋溪艺术大学旁的一家烤肉店里,身穿便服的林芝兰和姜苿萦相对而坐,桌上摆着的四瓶烧酒已经喝了一半。

    “可是孩子们死了是不争的事实。”姜苿萦的两个脸颊通红,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显然已经摄入了不少的酒精,“而且我已经被医院给开除了,都不知道以后还有哪家医院会愿意让我入职。”

    人血丙种球蛋白的效果不好,然而等Inovio从宾夕法尼亚那边发药过来之后时间已经太晚了,继孙家的孩子后又接连有三个孩子没能挺得过来,其他的孩子即便被成功救回,也都留下了不可逆转的伤害。

    一天之内死了四个孩子,梨花女子大学附属医院的院长不得不拉着几个副院长和主任医师进行“大国民道歉”,但这种道歉难免给人一种不疼不痒的感觉,于是他们以“遗漏用药单耽误治疗”为缘由开除了新人姜苿萦,并且以监管不力为名目降了林芝兰的级,勉强算是给社会一个交代。

    事实上医院里爆发了传染病,无论病人的年龄多大,诊断和治疗的主要责任都肯定是内科的,不可能往儿科医生的头上推。林芝兰会被推出来背锅,完全是因为她找来的梁葆光解决了问题,扇了整个医院里所有医生的耳光,若非她家里的背景身后,说不定也跟姜苿萦一样要被开掉。

    “工作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回去后我会写一封信介绍你去CB区的松岩医院,那是我一个长辈开的,肯定不会有人为难你。”林芝兰给她自己倒了一杯烧酒后扬起脖子一饮而尽,她也试过保住姜苿萦的工作,只不过上面心意已决。

    “工作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姜苿萦摇摇头。

    “那你还是对孩子们的死耿耿于怀?这件事并不是你和我的责任,他们开除你不过是为了保全自己罢了。”林芝兰提到这个就有气,那些家伙当医生救人的时候没本事,搞行政管理的时候却一个比一个能耐。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林主任,这些我都知道,只是回去后我一直在想梁医生的话,也许我这样平庸的人并不适合做医生,可能还是回学校教书更加靠谱些……”作医生的第一个病例就弄成这样,姜苿萦的信心已经完全被摧毁了。

    林芝兰只能苦笑,平庸的又何止姜苿萦一个人,当时去大会议室参加会诊的医生那么多,全都排除了病毒感染的可能,差点就在病菌感染的路上一条路走到黑,严格说起来他们比起姜苿萦都还不如呢,“你千万别拿自己跟他比,这世界上毕竟还是庸人多,而且医院里也需要平庸的医生给大多数病人看普通的病。”

    “不光是医疗能力,我对自己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也不自信,医院里的勾心斗角实在太多太复杂了。”这次经历让姜苿萦对梨花女子大学附属医院的美好感觉全都幻灭了,不仅医生们的能力有限,彼此间的争斗也让她心寒。

    “难道在学校里教书就不用勾心斗角了?”林芝兰经历的更多,已经见怪不怪了。

    “至少不会以病人的生命为代价。”姜苿萦沉声道。

    林芝兰叹了口气,如果医院方面能大大方方地让梁葆光介入病例,她们可以提前好几个小时将问题解决,Inovio公司的特效药也能早点送过来,而后面的那三个孩子很可能就不用死了,但这一切只是如果而已,已经发生的事情谁也无法挽回,“唉,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这种事情真的避免不了。”

    梁葆光躺在酒店的沙发上看着电视,看到梨花女大附属医院的院长金相轶在新闻里惺惺作态的样子不屑地呸了一声,要不是人家的董事会给了他三亿韩元的封口费,他恐怕那天就要忍不住胡来的左手揍这家伙一顿了。

    梁葆光在传染病方面当得起权威二字,而且几乎全程见证了这次事件的走向,别人说的话梨花女大附属医院的人还可以反驳,但只要他一开口,这些人根本无从招架,责任也许能推脱掉,但“无能”之名是无论如何也洗不干净了。

    虽不如首尔大的莲建医院,高丽大的高丽病院以及延世大的延世医院来得有名气,但梨花女大附属医院好歹也是一流的研究型医院,他们需要好名声拉赞助搞项目,一旦坐实了“无能”的名头,将来的日子可想而知,肯定不会再有傻子愿意掏钱给他们挥霍。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董事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用钱堵住梁葆光的嘴。

    在这件事上,梨花女大附属医院的每一个决策都合乎规范,他们在操作上也没有原则性的错误,不让他参与到病例中去也是合情合理的,唯一的问题无非就是能力低下而已。梁葆光没法因为别人的蠢而过度责备,所以心安理得地收下了封口费,至于他们说病因是他们找到的,说特效药物是他们用关系拿的,就让他们说去好了,反正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喂,努纳你找我?”那天中午因为一时气愤把话说得太重,梁葆光也非常不好意思,现在接到林芝兰的电话亲昵地叫起了努纳。

    “还记得我们医院的实习医生吧,她因为帮你给孩子们停药被开除了,你是不是要对她负责啊?”林芝兰跟姜苿萦喝完了酒打的回家,现在姜苿萦头枕着她的大腿就这么在车上睡着了。

    梁葆光有点儿懵,他对于“负责”这个词太敏感了,差点还以为自己要为曾经犯过的错买单了,“努纳开玩笑的吧,我怎么对她负责啊?”

    “你好歹也是个部门的头头,让她去你手下做事应该不难吧。”林芝兰低头看着后辈熟睡的侧脸,也许去美国对她是个不错的选择,西奈山医院可是许多医生心目中的圣地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