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不,不,不,你不能死!不能!”

    妖娆吐出了狐狸仙丹,樱唇探入凌风璞的唇齿,将仙丹喂了进去。()。。。。。

    妖娆宁愿舍弃自己千年的生命,宁愿变成一个普通的凡人,也要救活他,也要救活他!

    妖娆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祈祷上苍,祈祷上苍能够让璞醒过来,因为,她还没有报答他,她还没有向他说声谢谢!

    也许是妖娆的祈祷起了作用,也许是那颗狐狸仙丹起了作用,半个时辰过后,凌风璞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嘴里喃喃地叫着:“水,水,水。。。。。。”

    可是,荒山野岭,这功夫,到哪儿去找水啊?

    看着还昏昏沉沉的璞,看着璞那焦灼的嘴唇,妖娆再也顾不了许多了,她俯下身子,将她的唇抵在了他的唇上,将她的唾液一点点抹在他焦渴的唇上。

    看到凌风璞的唇有了些许滋润,妖娆笑了。

    凌风璞看着妖娆,看到了她的脸,看到了那张在他的梦里曾经出现过千百万次的脸,他的眼角淌出了一滴泪。

    “妖娆,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我不会是已经升入天堂了吧?”

    妖娆将璞搂抱得更紧了些,轻轻地抚着他的头发,道:“璞,你活着,活着,你不是在做梦,不是!是我,是我来找你来了,璞,我全都知道,全都知道了!是胭儿告诉我的,这么多年来,是你,是你一直默默地在我身边,默默地帮助我,维护我!璞,我来了!我来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可是,可是我的脸会吓到你的!”

    “不,不会,看久了,就不会怕了!你虽然没有俊逸的面庞,但是你却有一颗金子般的心灵!”

    妖娆说着,伸手揭开了凌风璞那张已经被损坏的银色面具,眼睛直视着那张令人恐惧的脸,眼中已经没有了害怕,有的只是柔情无限。

    “可是,妖娆,我已经没有了男儿之身,我不能带给你幸福了!我,我不能耽误你!你,你还是应该找一个真正的男人!”

    凌风璞说着,眼角流出了泪滴。

    “璞,我不在乎,我不在乎!只要我们的心在一起,那就比什么都重要,今生今世,我们相携相牵!男女之间,也并非只有那件事最重要!”

    凌风璞怔怔地看着她,脸上仍旧是忧虑的。

    忽地就起了一阵大风,漫天风沙,天地间迷茫一片。

    妖娆只是竭尽全力护卫着身下的凌风璞,不让他再受到伤害。

    约摸半个时辰过后,这风沙终于渐渐平息下来。

    妖娆顾不上擦去她自己脸上的尘土,慌忙撩起衣襟去为凌风璞擦去脸上的沙尘。

    奇迹,奇迹出现了!

    当妖娆擦去凌风璞脸上的尘土之后,露出了一张白皙,光洁而俊逸的脸,那面庞竟然比那凌风珏还要俊逸,还要阳刚。

    妖娆禁不住捧着那面庞,深情地吻了上去。

    忘情的吻,让她一时忘却了凌风璞的伤势,忽而,她觉得凌风璞也开始热情地回应着她了,尤其是他的下体,忽的变得硬朗起来,死死地抵在了她的私密处。

    妖娆禁不住伸手去摸,苍天啊!竟然,竟然是一个昂扬的男人的。。。。。。

    妖娆的脸更红了。

    凌风璞体内的热情全都被这女子点燃,他一翻身将妖娆压在了身下。。。。。。。

    天为房,地为床。

    青山绿水见证了他们的纯情蜜意,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紧紧地结合在一起,那嫩绿的草地上洒下少女的点点落红。。。。。。

    ****

    东沐国**皇宫

    新君登基之后的一场大婚典礼已经开始了。

    这可是新皇凌风珏精心策划的一场婚典,为的就是兑现他曾经的诺言,他曾经答应过苏清影,答应在登上帝位之后,给予她一个最隆重的婚典,虽然,他的心里并没有深刻地爱过她!但是,这个女人却为他竭尽全力地奋斗过了。

    这个婚典是他应该给她的!

    一切礼仪完毕之后,苏清影幸福地坐在洞房的那张奢华的大床之上,等待着她的夫君归来。

    夜,是那样宁静而美好,一如此刻苏清影的心!

    终于,她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听到了她熟悉的脚步声,闻到了他身上的气息。

    苏清影醉了,真的醉了!她等待着一日,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

    凌风珏来到苏清影面前,轻轻揭开她的红盖头,将她抱起,放在了床上,随即,身体便压在了她的身上。

    /&gt

    就在凌风珏扯开苏清影大红嫁衣的那一刹那,一个声音陡然传来!

    “不行,不行,不行啊!孽缘,孽缘!孽缘啊!”

    两个人陡然一惊,不约而同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看到丞相苏慕云从那张雕花大床下钻了出来。

    “你,你,你?大胆!朕若不是看在你是朕两任岳父的份上,真想杀了你!”

    “哈哈哈,哈哈哈,珏啊!我岂止是你岳父?我更是你的父亲啊!”

    “你?你什么胡话?我是龙子,是皇家血脉!”

    “我没疯,其实,当年,你的母妃,就是雪妃娘娘入宫,就是我精心策划的!那个时候,她已经怀了你,是我一手策划,让你成为了皇子,又是我一手策划让你登上了皇位,这么多年来,父亲从来都顺从你,从来都维护你,只是今日,父亲必须得阻止你!你不能娶清影,不能!因为,她是你的亲妹妹!”

    “啊?”

    两人听罢,全都愣在了那里。

    “轰隆!”天空中陡然响起了惊雷,接踵而至的闪电将整个寝宫映得如同白昼一般!

    “爹,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在骗我,在骗我,对吗?我不是你捡来的吗?清婉才是您亲生的啊!”

    清影一个劲地摇晃着苏慕云的手臂。

    苏慕云老泪纵横,一字一句地说道:“清影,我没有骗你,没有骗你!你才是我的亲骨肉,你的姐姐清婉才是我和你母亲在卧佛寺门前捡来的孩子!所以,我才准予清婉嫁给了珏,我也知道他迎娶清婉,不过就是为了折磨她,不过就是为了让我难过,我都知道,都知道!”

    “那你,那你却还要让清婉嫁给他?”

    “男人为了成就大业,是不能拘泥小节的,为了成就珏的帝业,我这个做父亲的无论做什么都愿意!”

    “父亲,爹!造孽!造孽!造孽啊!”

    苏清影说罢,愤然地冲入了雨中。

    而呆坐在床沿的凌风珏听到这些,整个人都已经呆了!原来,他也不过是人家的一颗棋子罢了!不过是苏慕云为了掠夺皇权的一颗棋子罢了!

    苏慕云一面命小太监照顾凌风珏,一面带人出去找寻苏清影。

    天蒙蒙亮的时候,几个小太监才从御花园的人工湖中将苏清影捞了出来。

    经过太医的紧急救治,苏清影总算是活了过来,可是对于过去的事情却全都想不起来了,就连苏慕云也完全不认识了。

    凌风珏黯然地看着苏清影,看着他拼尽全力夺来皇位,陡然觉得这一切不过都是虚空罢了!

    ***

    一年后,五台山的寺庙里多了一个俊逸的青年和尚,日日虔诚地念经修行,法名:慧觉。

    而东沐国也正在举行着新君登基大典,三皇子凌风玉登基即位,接替他哥哥凌风珏留下的皇位。

    ***

    京郊**青龙山道观

    一位身着青色道服的尼姑静静地看着将军慕容枫,脸上不染半点尘世的俗念。

    慕容枫的眼中已经擒满了泪,征战沙场,屡立战功,今日凯旋,还未洗去征尘,便急匆匆地赶到了这里。

    “云歌,还是跟我回去吧?还是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好吗?”

    云歌摇了摇头,淡淡地说:“将军不必再说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云歌了,只有一介贫尼净空!将军多保重吧!”

    云歌说罢,不再看慕容枫,转身往道观走去,泪水划过脸庞。

    苍茫而悠长的山道上,一抹残阳的余晖中,徒留着慕容枫孤寂的身影。。。。。。

    ****

    五年后

    一座小村庄,一座茅屋的小院子中。

    春日的梨花纷纷扬扬地洒满了小院。

    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正在花树下玩泥巴,脏乎乎地小手,脏乎乎的笑脸。

    而坐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他们的正是妖娆和璞,他们相互依偎着,幸福地,甜甜地看着这一对孩子。

    “父亲,母亲,你们也来啊!”

    小女孩娇嗔地跑了过来,一双沾满了泥巴的手拉着妖娆和璞,四个人一起用泥巴搭盖着属于他们的幸福。。。。。。

    (所有悬念在这里解开!幸福在这里延续!再次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