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恶魔美女上司 > 第第653章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第第653章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寻找苏艺秋心切,刚送走曹允芳我就收拾东西启程,晚上十点钟,我已经再次踏上了吉隆波的土地。

    这边夜晚的天气温和怡人,很舒服,但因为上次的惨痛经历,我对这个地方完全没有半丁点的好感,内心甚至只有厌恶。即便除了在森林里面和苏艺秋历尽了艰险之外,其实亦发生了许许多多升华我们关系的美好的事情,比如在那个洞穴里面,我强占了她。

    又即便我在这个地方认识了孙甜甜,她帮了我许多忙,教会了我许多事,还在厦门救过我。

    但,我还是厌恶。

    我无法忘掉在深林逃亡时所经历那种种惨状,尤其是在野猪巢穴那恐怖的一幕。

    不过现在苏艺秋在这个地方,我第二次来,我却觉得这个地方开始有了可爱。我不知道苏艺秋为何会来这里,我认为她应该和我一样不喜欢这个地方。反正我就这样说了吧,对目前的我而言,有她在的地方我就觉得很好,我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到她,牵肠挂肚,我迫不及待想见到她。

    然而,很遗憾,曹允芳只知道她在马来西亚,人具体在什么位置,她并不清楚。

    马来西亚地域面积也不小,那么多城市怎么找?我和凌暖李天佑在飞机上面就不停讨论。还留在南美那些私家侦探,我们已经叫了过来,但路上需要时间,他们要明天差不多傍晚才能到。这边的话,倒也联系了一些人,但目前为止就知道苏艺秋在槟城下的飞机,人是不是还在槟城,大概只有天知道。

    我觉得苏艺秋有可能来吉隆波,别问为什么,就一种直觉。

    所以我们做的安排是,凌暖立刻坐火车去槟城,用她自己的方式去找,我留在吉隆波,李天佑陪着我。

    到了预定好的酒店,我立刻给黄小淑打电话,告诉她我在吉隆波,让她明天过来。

    洗了个澡,睡不着,叫上李天佑一起出门。

    我们上了一辆出租车,我给了司机一把车票,让他放慢速度随便开,把所有路都走一遍。我就坐在车里满怀希望的四处看,我无比渴望能看见苏艺秋的身影。倒是看见一个很像的,但下车走到跟前看清楚,并不是苏艺秋。

    从十一点开始转,一直到两点钟,一无所获的回到酒店。

    你问我失望吗?有一丢丢,我觉得能找到,这才刚来而已,除非找一周找不到,那我可能真的会失望,第一天不失望。

    美美睡了一叫,第二天九点钟被黄小淑电话吵醒,她已经来到酒店,正在上楼。

    我连忙爬起来,洗漱了一番打开门。

    没两分钟,黄小淑出现在我跟前,她很着急的问:“哥你怎么突然来了?是不是厂里出了什么问题?”

    “厂里没出问题。”我打开微信给她发了四张苏艺秋的生活照,“你现在去工厂找徐老板,然后去找个印刷公司把苏艺秋的照片打印一千份出来,派发给他工厂的员工,今天工厂不上班,员工通通出去帮我找苏艺秋。”

    黄小淑呆了一下:“她在吉隆波吗?”

    “她在马来西亚,具体哪个城市,暂时还不清楚。”

    “我马上去。”黄小淑特别兴奋就走了,很快又走回来问,“怎么安排?是把员工都散去各个城市吗?”

    “最好如此,但吉隆波要留多一些。”

    黄小淑走了,我和李天佑去吃早餐,吃饱了赶紧出门,还是坐出租车到处跑。

    一天下来,没收获,失望增加了一丢丢。

    但这一天也有好消息,私家侦探都到了,他们没有倒时差,马不停蹄给我去打听。我可跟他们说了,谁先找到苏艺秋,奖金两百万。

    凌暖从槟城回了来,她在槟城也是一无所获,她蛮失望。

    晚上吃饭的时候,她对我说道:“林总,我在想苏艺秋是不是故意的?这地方对你们来说意义重大,你完成了任务,她突然在这里出现,而且还把消息透露给曹允芳,没这么巧是不是?”

    我郁闷的说道:“我没听出来重点,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苏艺秋故意来这里,你要想想,她来了这里,有什么地方会固定出现。原来她来的时候,喜欢什么地方?或者想去什么地方最后没去成?如果有这样的地方,我们派人守株待兔。”

    我觉得她的话有道理,我说道:“你打电话给黄小淑,让黄小淑找徐老板说说,把人都叫回来,就在吉隆波找。”

    凌暖很负责任的说道:“不如我过去,我和徐老板研究一下怎么找。”

    见我答应,凌暖随即走了,我和李天佑两个人吃饭。

    第二天那是充满希望的一天,毕竟一千多人在一座城找苏艺秋,几乎每一处的街头巷尾都是我们的人,一个个手拿照片在核对。但纵然做到了十面埋伏,一天下来的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我真是无语了,这个城市不是特别大,这样都找不到,为什么?苏艺秋不在还是没出门?

    第三天扩散到郊区和所有旅行景点去找,还是没结果,气疯了……

    第四天,徒劳无功。

    第五天,白搭功夫。

    第六天,失望而归。

    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真想去找警察,但不行,苏艺秋得弄死我,我只能通过自己的力量继续找。

    第七天,我才六点多已经起了床。

    随便找了家面包店吃了点东西,喊了一辆出租车准备上车,就这时候手机响起来,来电的是一个隐藏号码,我接通,传来的是一把久违的声音,苏艺秋的声音。

    她对我说道:“林毅夫你个白痴,你大张旗鼓找了我六天竟然都没找到,我可告诉你啊,我只在吉隆波留七天,傍晚就走,你再找不到,你只能过两年再找,这两年你爱干嘛干嘛去,我不干涉。”

    我连忙说道:“你在哪?”

    “不知道,不认路。”

    “找人问。”

    “不如我直接去找你,这样更快。自己找,找不到到拉倒,谁让你那么笨,挂了……”

    “喂喂喂……”

    我赶紧回拨过去,空号,那不只是隐藏了号码,还用了拨号软件,我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