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百世孤仙 > 第一不百六十二章 不安!

第一不百六十二章 不安!

    “这是……!”易尘回过神来时,瞳孔蓦地一缩,在那悬赏令上绘着的玉佩图样,他曾见过,虽已过去了数个月,但依旧还有些印象!

    悬赏令上绘着的,赫然正是他当初去凌云门替中年大汉拿回的那枚家传玉佩,形状样式都一模一样!

    “应该只是巧合相似吧……”易尘心中暗道,目中露出不敢置信,这悬赏令上绘出的和中年大汉的那枚古玉佩完全一样,但那玉佩他曾拿到过手,就是一块平平无奇的古玉罢了,又怎么会和能开启仙战爆发地的仙战古玉联系到一起?

    “小友,怎么了?”一旁,云白老人见状微微一怔,皱眉不解道,易尘此刻的样子有些不对劲,似乎是因看到这悬赏令的缘故,令其心境发生了巨大变化。

    “……没什么。”闻言易尘神情一滞,当即快速收敛了脸上的表情,摇了摇头道,但目中仍有震惊,看向那悬赏令上的古玉图样惊疑不定。

    云白老人没有多问,他看得出易尘有事相瞒,恐怕与这仙战古玉有关,却并不想对自己说,他倒也不愿为难易尘。

    “云白老前辈,请问王家的那枚仙战古玉当初是怎么丢失的?”深吸了一口气,强行镇定下来,易尘对云白老人问道,他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但不知对不对,需要旁敲侧击的证实一下。

    “这个嘛……听闻似乎是当年在王家之中,有一位天骄子弟偷偷带着古玉脱离了家族,不知去向,一直下落不明,于是这一丢便丢了整整数百年,不过老夫也只是听他人讲述,并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闻言云白老人眉头微皱,旋即仔细思考起来,沉吟片刻后,对易尘缓缓讲述道,他也不敢断定,而且,这传闻还是他在数十年之前才偶然听闻,当时并未在意,印象也就不深。

    话音刚落,易尘在一旁立时目光巨震起来!

    中年大汉正是姓王!

    “嘶……”易尘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切都清晰了起来,照这么来说,中年大汉极有可能就是当年脱离王家的那位天骄子弟的后人。

    想到这里,他眉头顿时微微皱起,露出了担忧,王家对仙战古玉无比重视,将悬赏令都发到太南山地域来了,若是知晓了仙战古玉就在中年大汉手里,恐怕会不惜一切代价取得,到时候一个凝气修士要面对一整个部州强大的家族,中年大汉很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危!

    “面对六大家族之一的王家,灵水派根本不可能保得住他……”心中暗自道,易尘面色略微难看起来,当初太南山大会一别,他曾将中年大汉的下落告知于那灵水派的吴门主,嘱咐后者照拂一二,如果所料不差的话,现在中年大汉夫妻二人应该已经被接进了灵水派当中。

    “但所幸知晓大叔手中有那玉佩的人并不多,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暴露。”可随即转念一想,易尘又神色微松,王家虽在不惜一切代价寻找,但人海茫茫,直接找到中年大汉身上的几率实在是微乎其微,除非是有知晓中年大汉怀有玉佩的人看到了悬赏令,向王家举报才行。

    然而实际上,知晓中年大汉有那玉佩的人并不多,易尘算一个,但他自然是不会去向王家举报,而中年大汉两夫妻若是知晓了王家悬赏仙战古玉的消息,也不会傻到自投罗网。

    那么剩下的知情者,就不多了,中年大汉如今想必已经进入了灵水派,在门派中或许就有人知晓了其身上的古玉佩,当然也有可能并不知晓,不过易尘并不担忧,那灵水派的吴门主还算是正直之辈,又承了自己一份人情,应该不会太过为难中年大汉,至于中年大汉之前所在的那个小门派,已经被凌云门灭了门,听说除了中年大汉两夫妻外,并没有其他人活下来,也是不存在担心……

    “凌云门!”但此刻,刚想到这里的易尘,目光却陡然一滞,旋即心中失声惊呼,他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知情者。

    那就是凌云门!

    别的先不论,但当初负责追杀中年大汉夫妻二人的那名凝气修士定是知晓,那玉佩在被他取回时,曾在那人手中待过一段时间,想必极为熟悉,若是看到了王家的悬赏令,恐怕瞬间就会联想到中年大汉,然后出于对自己废其修为的报复,以及对那悬赏令上丰富奖励的垂涎,从而将中年大汉手中有仙战古玉之事暴露出来!

    “该死!早知如此当初便应将他杀了以绝后患!”易尘腾地一下站起了身来,眉头紧皱,看得一旁云白老人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小友,你这是……”

    “云白老前辈,晚辈有急事需暂时离开一下,还请见谅。”易尘将悬赏令递还给了云白老人,随后略作歉意的拱了拱手,开口道,说完,见后者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便毫不犹豫直接离开了摊位,抬步快速向星辰谷外而去。

    很快,易尘离开了星辰谷,一脸焦急,直奔太南山山脉外围而去,他决定要快点赶到灵水派,否则他担心中年大汉会出什么意外!

    如今离四山拍卖会还有一段时间,完全足够他往返一趟,不会错过拍卖会,但易尘心中始终有不安,中年大汉现在的处境说不好十分危险!

    全速赶路,大半日后,易尘便出了太南山山脉,但离灵水派所在还略有些距离,他决定先去凌云门看看,当初负责追杀中年大汉的那名弟子如今是否还在门派之中。

    不过小半炷香时间,易尘来到一座青山外停了下来,没有迟疑,当即便化作长虹掠出,强势闯入了山门,直奔那山中小殿而去。

    “何人胆敢擅闯我凌云门?!”易尘在闯入的瞬间,神识立刻扫荡开来,席卷山中每一处,但与此同时,却也被人发现了,当即一道冷喝自山中深处传出,响彻了山林!

    易尘在来到那座小殿面前停下时,神识扩散开来,仔细感应,却并未看到当初被他废了修为的那几名弟子身影,但片刻后,他看到有一人自面前小殿中迈出时,立时微微一怔,这还是个熟人。

    “谁这么大胆居然敢……是你!”一道矮瘦身影自自小殿之中迈出,一脸傲慢和冷意,却在看清面前之人后,立时变了神色,失声惊呼道。

    此人赫然正是当初在太南山大会上三番两次挑衅易尘的那名矮瘦中年修士,事后据吴门主说是凌云门的门主,现在看来确实不假。

    “哼,就你这等目中无人,嚣张狂妄,这凌云门迟早都得被人灭门。”易尘淡淡地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冷漠哼道,却并未动手,他今日来并非是为了找此人的麻烦,没等那矮瘦中年修士有所反应,紧接着又道,声音冷漠无比。

    “我问你,当初你门派中有几名弟子被我废去了修为,如今他们都在哪里?”他神识已经扫过这山中大部分区域,但始终未曾看到当初那几名弟子的身影,似乎并不在山中。

    矮瘦中年修士目中刚露出惊恐,还以为这么久不见,易尘此番亲自登门,是为了当初太南山大会上一事来寻麻烦的,但此刻闻言却是一愣,目中惊恐之色微微一滞,看来后者似乎并非是为了那件事而来,而是有其他的事。

    “他们都被我逐出门派了,现在应该都在附近的城池之内凡俗度日……”抿了抿嘴,矮瘦中年修士老实交代道,目中露出了畏惧,不敢有丝毫隐瞒。

    闻言易尘目光微微一亮,这凌云门附近城池就一座,还是座大城,他曾经去过。

    当即,他身形一动,没有理会那矮瘦中年修士,直接便驾驭虹光穿梭而出,离开了此地,直奔那座大城而去,原地,只剩下后者一脸愕然,好片刻后方才回过神来,却又浑身一垮,惊悸不已,发觉背后早已被冷汗打湿。

    小片刻后,易尘抬步迈入了附近的那座大城,并在进入的瞬间,他毫不犹豫地直接展开了神识,扫视而出,但紧接着,他神情一滞,看到在城门边上的告示板中,贴上了一张大大的金纸!

    悬赏寻找遗失的古玉一枚,提供情报者赏金百万两!

    一行字干净利落,并在这行字的下方,一枚古朴玉佩的图片十分鲜明,惟妙惟肖刻画而出,正是中年大汉手中的那枚仙战古玉!

    赏金百万两!这奖励在凡俗之中来看几乎可以说是丰厚到了恐怖的地步,因此吸引了极多的人拥挤围堵在告示板前观看,惊叹声此起彼伏。

    易尘眉头顿时紧皱起来,心中不安愈盛,想不到王家办事的效率如此之快,悬赏令竟都已发到这里来了,当即他毫不犹豫加快了脚步,神识席卷开来,向城内疾行而去。

    很快,便将整座大城的每个角落都查探清楚,但突然间,他脚步一顿,终于发现了在一个边缘角落的小铺子中,有着几个颓废潦倒的身影,正是那几名被他废了修为的凌云门弟子。

    可紧接着,易尘瞳孔却骤然一缩,旋即双目微眯了起来,划过了危险的寒光。

    他并未在其中看到当初交出仙战古玉的那名弟子身影!

    “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