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勋戚崛起 > 第八十八章 十里亭(上亭)

第八十八章 十里亭(上亭)

    张延龄看到撕打的双方并没有停手的意思,便命令亲随马云将撕打的众人分开。

    马云领命上前,伸手抓住撕打众人的后衣领,一手一个把他们分开扔到一旁,很快的撕打众人就被,泾渭分明的分成两拔。

    张延龄见众人已经被分开,就冲三千营的官兵问到:“都说说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三千营的官兵并没有见过张延龄,但是看到对方穿着本部的千户甲,知道定然是三千营的上司,于是这队官兵中的最高指挥官杨百户上前问道:“这位大人是?”

    “我是张延龄,这次南下平乐府的主官。”

    百户一听是此次南下出征的主官,忙单膝跪倒抱拳道:“哦,卑职杨一凡见过大人!”

    其他兵丁见百户大人跪倒,也纷纷单膝跪倒大呼:“见过大人!”

    “请起,诸位快快请起。”

    张延龄没想到一见面,自己将来的手下就全给自己行了个大礼,忙上前扶着杨百户,招呼大家起来。

    草亭内,一个二十三四的年轻人看到众兵丁参拜张延龄,低声说了句:“小小的五品武官,好大的官威。”

    坐在年轻人上首的中年低声道:“伯安,慎言。”

    年轻人微微躬身向中年人道:“是,父亲。”

    原来年轻人跟中年人是父子俩,而中年人则是守孝三年,刚刚归京的朝官。

    另一边,张延龄已经检阅了这些即将跟随自己出京的士卒,算是有了初步的认识。只是看到有几人甲胄上沾满尘土,脸上也是鼻青脸肿,让人看起来很是不舒服。

    张延龄让刚才跟他人撕打的几人出列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一个眼眶淤青的士卒道:“回禀张千户,刚才我等想去草亭讨口茶水,没想到他们不但不给我等水喝,还说,还说——”

    “说什么?”

    另一个士卒接口道:“他们说,一群丘八也配喝茶水!”

    士卒的话音刚落,所有的兵丁全都面露不忿之色,显然对“丘八”这个带侮辱的词语,全都很是气愤。

    张延龄让刚刚打架的几个兵丁出列,跟着自己向草亭走去。

    围在草亭四周的家仆们,见到刚才打架的兵丁又走了过来,忙警惕的戒备起来,草亭内正在闲聊的父子俩也停止了交谈,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张延龄一行。

    张延龄走到草亭近前,看了看坐在草亭内的父子俩,父子俩人全都身着锦衣华服,亭内还有驿站的驿丁陪同,显然是来往京师的官宦。

    张延龄冲草亭内拱拱手道:“不知亭内是哪位大人?”

    张延龄今日出征,因而身着甲胄,却拱手做士子礼,那感觉很是怪异。

    草亭内得年轻人看到,身穿千户甲胄的武官作拱手礼故作风雅,不禁嘴角抽了抽想要笑,却因为父亲就在身旁,没敢笑出声来,但是满脸的嘲讽意味,让张延龄一行全都看在眼里。

    中年人到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朗声回答道:“老夫王华,这位千户有何事?”

    “王华?”张延龄在宫中戊卫了可有小半年,虽然不可能认识所有的朝官,但是六部高官的名字还都是了解的,但是对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印象,想来这个王华也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官。

    张延龄又拱拱手道:“刚才我的部下,冲撞了这位大人,我特前来道歉。”

    张延龄话一说完,跟在身后的兵卒全都面色难看,本以为千户大人是带他们回来找场子的,没想到——

    中年人本来以为这个军官是来给自己手下讨个说法的,没想到却是向自己道歉的说道。,一时也是面露微笑,颔首说道:“罢了,都是手下不懂事,老夫不计较了。”

    张延龄听到中年人的话,又说道:“谢谢这位大人的海涵,不过,刚才贵府家仆侮辱我的手下,张某希望他们也给我的手下们道个歉!”

    “你!”王华刚刚还觉得这个五品千户很是识趣,没想到突然又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没错,在王华眼里自己家仆要是向一群兵痞道歉就是侮辱,不论自己的家仆是否犯错,都只能是自己来处罚!

    张延龄见对方没有说话,继续逼问道:“请这位大人,让刚才侮辱我部下的家仆出来道歉。”

    “不可能!”这一次王华终于说话了,但是却拒绝了张延龄得提议。

    张延龄再次说道:“做错了事情就要道歉!”

    “哼!”这一次王华根本就没有理会张延龄的话,只是冷哼了一声,显然是对张延龄的话不以为意。

    张延龄向前走了一步道:“这位大人难道认为说错话,做错了事情不需要道歉吗?”

    “这位千户大人,请不要故意夸大话题。”一直没有说话的年轻人见父亲大人似乎不想说话,于是站起来说道。

    “那好,我们就事论事。”张延龄最不怕的就是跟对方跟自己讲道理。

    只听张延龄继续说道:“刚才我的手下想要前来讨口水喝,贵府的家仆不给水喝也就罢了,还出口伤人,说我的手下是——丘八!这难道就是贵府的家风?”

    “这位千户大人不要信口开河,我们王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也是诗书传家,门风甚严。”

    “是么?”

    张延龄说着,把目光转向那个出口伤人的王府家仆,刚才身后的兵丁已经把口称“丘八”的家仆跟张延龄指了出来。

    王姓青年看到张延龄一直盯着一个家仆在看,也顺着张延龄的目光看了过去。

    温晓东本来被张延龄冷冽的目光看着浑身不自在,突然又感到身后王姓青年的目光,顿时感到浑身不舒服。想到王家严厉的是家规,于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向王姓青年叩头道:“姑爷,是我错了,是我口不择言,求姑爷饶了我这一次吧!”

    “阿东?”王姓青年没想到家仆里真的有人出口侮辱眼前的兵丁,虽然阿东是岳父大人府上的家仆,但是现在跟自己在一起,也算是王家的人,于是王姓青年有些失落的说道:“阿东,前去给千户大人道歉。”

    “是,是……”温晓东忙走到张延龄等人面前,准备道歉。

    “等等!”

    张延龄止住准备向自己道歉得温晓东,指着自己身后遭到殴打的士卒说道:“需要道歉的是他们。”

    “这——”温晓东虽然是个家仆,但是也读过几年私塾,平日里自视高人一等,骨子里根本就瞧不上大字不识的丘八,现在却要向他们道歉,一时间有一些犹豫。

    张延龄看到一个小小的家仆,都不想向自己的手下道歉,爆吓道:“快道歉!”

    温晓东被张延龄的声音给吓了一跳,连忙弯腰道歉:“对不起!”

    然后转身就往回跑,可能由于紧张,刚跑几步便啪叽一下摔倒在地上。惹得张延龄身后的兵卒全都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