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 第296章 君即无心章我便休

第296章 君即无心章我便休

    人群中一个身影看着迎亲队伍远去,摇了摇头,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马停在了宁国寺山脚,下马之后徒步上山,君慕寒正大光明的娶了宁国寺后禅房,在小院门前被两个暗卫拦下。

    “我来见你们太子妃,可以通报一下吗?”他知道这些人不是墨昱珩的暗卫。

    墨昱珩派来的暗卫已经撤到山脚,想必现在除了墨昱珩之外,所有人都知道了。

    “我们太子妃不见外人。”暗卫冷冰冰的拒绝。

    最近来找太子妃的人太多,他们不能冒这个险,若是太子妃除了上面事,他们付不起这个责任。

    “我不是外人,就说一个故友求见。”他们算是故友吧。

    若不是因为站在了两个对立面,那么他们一定会成为朋友的。

    暗卫上下打量着君慕寒,他是认识君慕寒的,更知道君慕寒是禹王的爪牙,一直和殿下不对付,但是和太子妃关系似乎有些微妙。

    “等一下。”暗卫思索了一会,转身进了小院。

    门外暗卫正在跟紫苏禀告君慕寒的事,紫苏为难的蹙眉。

    她是知道君慕寒和太子妃的关系可以说是‘朋友’,可是这个时候见他,真的妥吗?

    现在太子妃的情况不能收刺激,君右相不会为难太子妃吗?

    “来者是客,请他进来吧!”缓缓从屋里走出来,淡淡的说道。

    有些事是怎么也躲不过的,若是君慕寒真的想要为难她,就算她躲着不见,也会有其他方法逼她不得不见。

    君慕寒并不是没有智谋的人,不然怎么可能年纪轻轻的就登上了右相之位,那可是百官之首。

    既然如此,见与不见有什么区别,或许见了还能从中知道些神马不知道的。

    “是。”暗卫很干脆的转身出了小院,很快君慕寒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缓缓看在那个朝自己走近的身影,还是那样的玉树临风得让人移不开眼,可是她却怀疑,他们第一次相见是不是他故意而为之。

    “好久不见。”缓缓脸上带着微笑,礼貌且疏离。

    “你若是愿意,我带你离开。”君慕寒没有过多的话语,直接进入主题。

    这句话不但吓到了紫苏,就连缓缓也楞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紫苏则脸色难看,这右相大人是什么意思,以来就要带太子妃走,这是存心挑拨殿下和太子妃的关系吗?

    在说太子妃是殿下的妻子,不管和右相关系在怎么好,那也不可能跟右相离开,否则成了什么?

    若是在乡下,抓回来那可是要沉塘的。

    更何况太子妃身在天家,这样的身份,轻则打入冷宫,重则可诛九族······

    “你说过,君既无心我便休,现在墨昱珩这样算是应验了这句话,所以,你愿意跟我离开吗?”君慕寒很认真的看着缓缓。

    那日的话一遍遍萦绕在耳边,若是她点头,就算得罪墨昱珩那又怎样?

    紫苏这次险些惊掉了下巴,嘴巴同时张开,足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她总算是听明白了,原来右相大人这是赤果果的来挖殿下的墙角。

    缓缓脸上的笑容一凝,愣了三秒之后才缓过来,那时她只不过有感而发,想不到他竟然还记得。

    而且他们男人不都觉得三妻四妾很正常吗?

    现在要带她离开,这是何意?

    “好啊!”缓缓毫不考虑的答应,紫苏险些咬断舌头,她听见了什么,还来不及开口阻止,又听太子妃道:“和你离开,你打算怎样安置我?”

    “当外室养起来,还是纳回家做妾,或者是用另一个身份活下去,从此以后,不在有慕容缓缓这个人,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她是想离开,可是她并不想依靠任何人,若是让她再嫁,她想,她是办不到的。

    君慕寒被缓缓问住,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个问题他确实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解决,他一心想的都是带她离开。

    “先离开在说。”君慕寒微微有些懊恼,但是他相信一定会找到很合适的解决办法。

    缓缓盯着君慕寒,她很感谢他曾经救过她帮过她,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要去依靠他,心甘情愿跟他走,就算没有墨昱珩,他们之间也是不可能的。

    “你愿意放弃眼前一切跟我远走高飞。”缓缓不想错过君慕寒的每一个表情,“你考虑清楚,一旦做了决定,就没有回头路了。”

    她身份特殊,是太子妃,却又是一颗棋子,安排在墨昱珩身边的间谍。

    所以一旦跟她离开,那就代表着放弃唾手可得的一切荣华富贵,从此亡命天涯,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

    “······我可以保护好你。”君慕寒想了一下,补充道:“还有你的孩子。”

    他可以视他们如亲生,待他们不会有任何的偏颇。

    他是真的很欣赏缓缓那个君即无心我便休的豪情。

    纵然天下间他又千般万般好,可是她却不愿意委曲求全,倔强而坚强。

    “我名义上还是墨昱珩的嫡妻。”缓缓很好心的提醒,希望君慕寒能知难而退。

    她很感谢他的这个心,可是他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只能辜负他的好意。

    只要她还一日是墨昱珩的妻子,那么就生生世世都是,就算她重新嫁人,那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紫苏实在听不下去,想要提醒两句,可是最终也无法开口。

    太子妃这次是对殿下寒了心。

    她突然想起太子妃以前常说,既然男人可以三妻四妾,那么她也可以三夫四夫,养很多的面首,高兴那个就翻那个的牌子。

    虽然她觉得这种想法很不切实际,但是若是太子妃真的想,一定不是问题。

    远的不说,就说太子妃身边的,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个中翘楚。

    随便一个都不会比殿下差。

    若不是因为皇上的那赐婚圣旨让殿下占得了先机,那么太子妃一定不会嫁给殿下。

    毕竟以前殿下是怎么对待太子妃的,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