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虚阁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漫步仙河 > 第六章第谋划出路
    夏爷爷听到儿子的问话说道:“他是我收养的孙子。”他对着夏浮生说道:“把枪扔了,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夏浮生看了看爷爷,一挥手,钢枪就脱手而出,落到一旁。夏言方连忙起身拍了拍胸口,对着夏爷爷说道:“爹,你来了,怎么不通知我啊?”

    夏爷爷闻言面色有些难看的说道:“还不是你养的几条好狗,不然浮生能如此动怒吗?”夏言方有些发颤的说道:“爹,都是我没管教好,您别生气。你腿脚不好就别站的了,咱们进屋坐着吧!”

    夏爷爷点了点头,他站了有一阵了,是有些累了。夏言方看向众人说道:“没事就散了吧!”那些仆人丫鬟还有几个护卫就立马散去。

    此时那个一同和他被夏浮生打扰的中年人对着夏言方说道:“夏兄,您父亲来了,我也就不就留了,这就离去,我们改日再叙。”

    夏言方道:“莫老弟,我送送你。”他送着此人离开,见到漆红的大门都倒了心头就是一惊,而那人心头更惊,只是什么也没说,便抱拳离开。

    夏言方返回,领着夏浮生和夏爷爷来到一间房,夏爷爷坐在一张椅子上,仆人端来茶水。而夏浮生则站在爷爷身旁面色颇为不善的盯着夏言方。

    房间之内还有之前那一男一女,这二人正是夏言方的儿女,男的名为夏云帆,女名为夏云溪。这二人则老老实实的站在夏言方的身后。

    这时一位中年妇人款款而来,来到夏爷爷身前,她施礼道:“慧珍见过爹。”夏爷爷见此一笑连忙说道:“快起。”慧珍起身对着夫君身后的儿女说道:“你们两个还不跪见。”

    夏云帆夏云溪二人连忙来到夏爷爷身前跪下磕头齐声道:“见过爷爷。”夏爷爷道:“快起来。”二人闻言便起身。

    爷爷指着夏浮生对着几人说道:“他是我收养的孙子。”他又指着几人对夏浮生说道:“这几个人你应该也都认识了,都算一家人了,认识认识吧!”

    夏浮生铁青着小脸说道:“已经认识了!”夏云帆闻言就怒道:“你这小子……”夏言方喝道:“云帆给我住嘴。”夏云帆立即闭上了嘴巴。

    夏言方道:“浮生是吧,你是父亲收养的孙子,咱们可以说是亲人了,你就叫我一声叔叔就行,至于他们两个叫哥哥姐姐就可以了。”

    夏浮生板着脸说道:“我可没有不孝顺父亲的叔叔,还有要打我的哥哥姐姐,哼。”夏言方看着夏云帆说道:“怎么会事?”

    夏云帆道:“他出手打伤了不少仆人丫鬟,我和妹妹以为是来府中闹事的,就想教训他一顿,没成想他还挺厉害,一枪就把我俩挑进池塘了。”

    夏言方闻言面色也有些不好看,他道:“一场误会罢了,至于你说我不孝我也认了,身为将军就要守卫边疆,很少能回家探望。”

    爷爷这时开口道:“浮生你别怪他,他几次都要接我过来,是我拒绝了。他之所以很少看望我,是我让的。因为他是武将,我怕他被人抓住把柄给算计了!”

    夏浮生闻言面色总算是不在铁青,但也说不上就是面善,冷冷的看着夏云帆兄妹。夏言方问道:“门口的守卫不见了,是怎么回事?”

    夏浮生冷哼道:“三个腿断了,一个胳膊残了,全让我赶跑了。”夏言方心道:“这小家伙岁数不大,心到时挺狠的。”

    夏浮生此时想到包裹还在府外,便离开这里,还好包裹没丢,被他拿了回来。夏言方看他拿回一大一小两个包裹问道:“这是?”

    夏浮生打开一个包裹说道:“这个是兔皮,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就给你了!”夏言方见到兔皮有些惊讶的说道:“都是你打的?”

    夏浮生得意的笑道:“那是自然,厉害吧!”夏言方由衷的说道:“厉害,父亲也教过我猎寒兔,可我天生不是那块料。”

    夏浮生将另一个小包裹打开,里面只有兔肉和那个异果。他把果子递给爷爷说道:“果子你想给谁就给谁吧,至于这兔肉可没有他们两个人的份。”

    说完他就冷冷看着夏云帆兄妹,这二人闻言是满脸的不屑,心道:“不就是兔肉吗,当我们没吃过似的,真是个土豹子。”

    可夏言方见到兔肉就是脸色一变,对着儿女说道:“还不给你浮生弟弟道个歉,不然这兔肉可就真没你们的份了!”

    夏云帆无语道:“不就是兔肉吗,又不是没吃过。”夏言方低声道:“这是寒兔肉,你不吃,别连累你妹妹也吃不上。”

    夏云帆自然吃过寒兔肉,闻言就是心动,奈何向一个比他小好几岁的人道歉,抹不开面子,夏云溪也是如此。夏浮生道:“得了,就给他们吃吧,反正我也不需要了!”

    夏爷爷把果子直接递给夏言方说道:“儿子,别说废话,快把它吃了!”夏言方有些疑惑,但也没说什么便将这果子吃了,吃完果子后他就感觉一冷,浑身刺痛连连。

    好在持续的时间不长,他便不冷了,也不痛了,却发现自己的力气竟然凭空增长了不少。夏爷爷对他说道:“什么也别问,什么也别对外人说起。”夏言方道:“父亲,那我懂了。”

    说完此话,他颇有深意的看了看夏浮生一眼,便对夫人说道:“慧珍,你去吩咐厨房做菜,再拿瓶好酒,我要和父亲喝几杯。”慧珍道:“好。”她便离开了。

    爷爷对着夏言方道:“我来你这里就是我老了,也该享受一下,让你给我养老送终。其次就是浮生也不算太小,想让你帮帮忙,看有什么他能干的,不至于以后游手好闲。”

    夏言方道:“爹,瞧你说的,我还能不能给你养老送终啊!浮生我看他功夫不错,加入军队,谋个差事是很容易的。”

    夏爷爷摇头道:“这小子,可不服管教,我的意思就是让他进军队,可他说啥都不干,你看看还有没有别的路子?”

    夏言方对着夏浮生说道:“你认字吗?”夏浮生道:“认识。”夏言方道:“那你以后想当大官还是经商?”夏浮生摇了摇头道:“都不想?”

    夏言方对着父亲说道:“爹,你看,我也没办法了,我都不知道他想当什么?”爷爷闻言对着夏浮生道:“浮生你到底想要以后做官还是经商,你倒是说啊?”

    夏浮生道:“我想成仙。”夏言方无语道:“竟说些胡话,这诺大的齐国我也没听说过有仙人存在,你上哪里去找仙人去,少扯这些虚无缥缈的念头?”

    夏浮生的兴致一下子就被他打灭了,他道:“反正是不经商,操心,再说我也没那头脑。”夏言方道:“这样吧,九王爷的儿子正好缺个书童,我想办法让你当上书童,混个几年,将来有九王爷的推荐,当官好不容易,起码不会低于五品。”

    夏浮生知道自己所处的齐国,官分七品,五品虽然不大,但也不小,为了以后的出路,他点了点头,不过心中要成仙的心愿仍在。

    没有多久一桌饭菜便好了,一家人围坐着,只不过夏浮生觉得自己与众人格格不入,草草吃了个半饱就下了桌子,仆人领他来到属于自己的房间。

    酒桌上,夏爷爷对着儿子说道:“你可得快着点,浮云虽说是我收养的,但是最近脾气很是暴躁,我不怕别的,就把他和云帆云溪打起来啊!”

    云帆云溪连忙摇头说道:“不会的!”爷爷道:“得了吧,今天我都看到了,别说谎了。你们两个人加在一起也打不过他,他如今有多大力气你们都不知道,我怕他控制不住力量,伤了你们。”

    夏言方道:“爹,我那大门就是他弄倒的吧!”他点了点头道:“是,别说你这大门了,就是村里那个磨盘他自己就能拉动。”

    夏言方闻言就是一惊,那个磨盘有多重他可是知道的,这个夏浮生的力气太大了。他立马担心起来,对着儿女说道:“没事别惹那小子,别让他伤了你们,为父力气都远不如他,你们要是让他打一顿,小命都得没半条。”

    夏云帆兄妹闻言就是心头一紧,连忙说道:“绝对不惹他。”夏爷爷道:“这就是了,虽然我待他不比你们差,但是他毕竟是我收养的,给他安排个好前程,也不算我亏心,也省着伤着你们。”

    夏言方道:“我会抓紧的,明天我就找莫老弟去说说,他和九王爷关系很好,让他帮个忙应该不成问题。”

    “那就好,不过宜早不宜迟,我也不知道这孩子最近怎么了,脾气越来越大,有时候我劝都不听。”夏爷爷小饮一口酒说道:“来的时候,被土匪给围了,这小子直接就杀了近二十个土匪,为此我给他说教了半天。”

    夏言方道:“下手这么狠!”爷爷道:“可不是,你门口四个人全被他给废了,仆人丫鬟是一顿打,就连云帆玉溪都让他弄水里了,要不是由我,他都得打你一顿,你说我能不担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