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弓(h)(1 / 11)

加入书签

睡到大半夜,老爷屋内传来要水,粗使丫头揉揉惺忪的睡眼,不敢耽搁连忙抬了进屋。

卧房里有残留到浓度正好的香,没人,她觑着眼抬起头,透过影纱看见衣袍散了一地,顿时心下了然,红着脸掩门退出。

没过多久,床帐内有人走出,随手拿起起架上的大氅披上又回身探回床里,把赖在床上小人抱出来。

华月昭在他怀里抱怨,“热阿炽,我不要穿。”

没走两步就把她放在浴桶里,她全身浸在热水里后趴在桶壁上才缓过口气,卫炽从身后贴过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